西藏的湖泊 就是跌落在地上的星星

杜艰 星期二 2017年01月03日 国家地理中文网
西藏高原上湖泊广布,灿若星河,是地球上海拔最高、数量最多、面积最大的高原湖群。摊开地图,会发现湖泊大如花生,小如绿豆,形态各异。

忙里偷闲,我要去西藏转湖。对于重庆人,4月份走G318是个不错选择,通过川西险峻高耸的横断山区,不仅可以接触那些能说四川话的藏族同胞,欣赏立壁千仞的雪峰,还能真切地体验“横断山,路难行”的感受。

车过八宿县,翻过海拔近4500米的安久拉山,穿过然乌沟石峡,眼前豁然开阔。一泓碧波荡漾的春水,浮现在眼前。湖面雪山倒映,苍松翠柏密布两岸,星星点点的野生桃花,竞相绽放,三三两两懒散的牦牛,在国道上溜达,优哉游哉,这就是闻名遐迩的然乌湖。

四月的然乌湖

四月的然乌湖

然乌湖地处然乌镇南,湖不大,狭长,面积约22平方公里,像一个倒写的L。多年前在现今出水口右岸曾发生过山体崩塌,因堆积物堵塞河道形成湖泊。它上承冰川融水,下连帕隆藏布,通雅鲁藏布江。3到6月是最佳时节,桃花昨谢,杜鹃再放,碧湖和山川,定不会辜负远道而来的游人。如果7至10月来然乌湖,时值雨季,河水裹夹泥沙涌入湖中,湖水泛起石灰水般的灰白色,茫茫一片,大煞风景。然乌湖是藏东不多的几个淡水湖之一,11月底开始结冰,来年3月底解冻。西藏的湖泊,封冻、解冻基本遵守这一时间表,如果执意要冬季来,请别忘了带上溜冰鞋。

然乌湖上源曲尺河,十月的河色即湖色。

然乌湖上源曲尺河,十月的河色即湖色。


帕隆藏布上游

再向东,过林芝,抵工布江达县,巴河镇东北有个水蛭形状的小湖,巴松错,因靠近错高乡,有人也称错高湖。湖水漂亮,湖中有一孤岛,正当我赏湖之时,一阵刺耳的马达声,打破静谧。原来,这个面积与然乌湖相差无几的小湖,居然有游艇。

到达拉萨以后就好了,南来北往,任君选择。不过,要前往西部、北部,去领略那方湖泊的艳丽,你得选好出行方式,做好准备。我选择了当地俱乐部,一辆越野车,载两三人,驾驶员廖师傅兼向导,可以放心前行。

我们从拉萨出发了,虽然到过西藏两次,即将前往阿里、那曲那些一无所知的地方,心中升腾出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还有几分忐忑。

沿着G318向西,过曲水县,转S307,翻过海拔近5000米的岗巴拉山,来到山顶观景台。俯首眺望,一汪湛蓝湖水,盛满湖盆,湖岸线曲折蜿蜒,宁金岗桑雪山耸立远方,又见面了,西藏三大圣湖之一的羊卓雍错!其实,我看见的只是羊湖的一个小小的角落而已。它有638平方公里,形似蝎子,首尾相望,其间湖岔众多,湖中有诸多小岛,有村庄、寺院、草场、树林,水鸟成群。春末夏初,附近的牧民用船将牛羊运到岛上放养,直到初冬才又运回陆地,一派田园风光。

羊卓雍错

羊卓雍错

观湖地点有三处,山顶、山腰和湖面,远近高低,相得益彰。山顶观全景,山腰看湖貌,湖面品水质。下到湖边,红男绿女摆开阵势,搔首弄姿,恨不得囊括所有美景,与湖同辉。有人说羊湖是淡水湖,心存质疑,捧起湖水轻尝,微微有些咸,应属微咸水湖,不过,湖中仍生长了大量冷水鱼。拉萨一些店家吹嘘自家保健品,是羊湖的冷水鱼提炼而成,如何补人云云,信不信由你。

近观羊卓雍错

近观羊卓雍错

佩枯错是日喀则地区最大的湖,300平方公里,南北排列,两头大,中间小,像一个宝葫芦。关于湖水,有两种说法。一说是湖的南面是淡水,湖中有鱼;北面是咸水,毫无生机。而西藏湖泊的科考资料均认为是咸水湖,孰真孰假,不得而知。

站在湖边,遥望远方,约50公里外的希夏邦马峰,银装素裹,历历在目,那是唯一一座完全在中国境内,8000米以上的山峰。水边铺满石子,颗粒粗大,好似碳黑。湖水幽蓝,岸边生长着低矮的植物,匍匐在地,紧密成团,像一块块彩色的蒲团,泛着青黄的光泽,格外醒目。这是为了抗风,防止水分蒸发,保持体内温度所采取的生存策略。湖面刮过强风,眼镜上夹的墨镜片被吹走也没察觉,害得我的眼睛连续几天被高原的强光蹂躏。

佩枯错和湖滨的植物

佩枯错和湖滨的植物

饱吸氧气,离开被称为西藏后花园,海拔2800米的吉隆镇,又出发了。廖师傅笑称,凡是遇到有高山反应的,他统统拉到这里吸氧。绵延1000多公里的冈底斯山,陪伴在我们行进的右方,一路向西,直到下一个大湖——玛旁雍错。到达之前,途经一个小湖——公珠错,虽说比藏东然乌湖略大,但在玛旁雍错耀眼的光环之下,它实在微不足道。车一闪而过,没有丝毫留恋。惊讶的是,居然有一辆轿车,陷在湖畔的沙地里,苦苦挣扎。廖师傅幽默地说:“前方就是大餐,餐前却偷吃鸡爪,还被卡住喉咙。”不为赶时间,他出手拉了一把,康师傅是一个古道热肠的人。

玛旁雍错也叫玛珐木错,意思是“永恒不败之湖”,西藏三大圣湖之一。它之所以被拥戴为圣湖,可不是浪得虚名。“永恒不败”一词,似乎隐含争斗的意思。是的,一些关于在玛旁雍错争斗的故事,藏地流传了近千年。

玛旁雍错

玛旁雍错

相传湖中住有广财龙王,名叫“玛垂错”。在此朝拜的人,捡到一粒石子、甚至是一片飞羽,便是得到广财龙王的赏赐,一生将财源不断。到了11世纪,在藏传佛教和本教的争斗中,佛教信徒才把“玛垂错”改为“玛珐木错”,即“永恒不败之湖”,以此纪念佛教的胜利。

公元11世纪,噶举派祖师米拉日巴来此修行,与本教大师那若本琼发生争斗,双方约定谁能抢先登上冈仁波齐峰,即为胜者。那若本琼骑着巨鼓,朝着峰顶飞去。此时,天色将明,一缕阳光从山顶透出,米拉日巴乘着光线,一瞬间登上山顶,赢下了这场比赛。从此,玛旁雍错和冈仁波齐,便成为了藏传佛教的圣湖、神山。不仅如此,玛旁雍错还成了印度湿婆大神妻子乌玛洗浴的场所,冈仁波齐成为湿婆大神的居所,被认为是印度教、耆那教大千世界的中心。不知何时起,年复一年的转湖、转山路中,也少不了印度人、尼泊尔人的身影。

圣湖的北方是冈仁波齐峰,南方是喜马拉雅山西段,中国境内的最高峰——纳木那尼峰。二峰夹峙,遥相呼应,圣湖居中,堪称形胜之地。奇异的是,纳木那尼峰的雪水滋养的是玛旁雍错,而冈仁波齐的冰山,不仅供养着西藏大地亿万神灵,也是雅鲁藏布江、印度河的源头,恒河最大支流的上源,说它是圣地也罢,中心也罢,那是名副其实的。

玛旁雍错是西藏最大的淡水湖,全世界海拔最高的淡水湖,面积412平方公里,在西部拥有这样一个超级淡水湖,分量何其重也!每当印度、尼泊尔香客在圣湖洗浴他们心灵的五毒之后,总有人忘不了用瓶子灌满湖水,带回不远千里的家中,与亲人分享。在西藏,50平方公里以上的淡水湖只有13个,对干旱少雨的西部,其珍贵是不言而喻的,人们崇敬圣湖,因为,那是生命之源,无论怎样赞美它,都是恰如其分的。

冈仁波齐神秘的面孔

冈仁波齐神秘的面孔


漫漫转山路

圣湖西侧有一个较小的湖——拉昂错,意为“有毒的黑湖”,一个鬼湖。圣湖是淡水湖,鬼湖是咸水湖;圣湖水草丰美,牛羊成群,适宜人居,鬼湖寸草不生,走兽难寻,人烟渺茫。通往普兰县的公路,从两个湖畔间穿过,一路之隔,想不到在藏族同胞的心中,它们竟天差地别,判若云泥。其实,鬼湖也不是想象那样可怕,傍晚时分,来到鬼湖边,夕阳西下,涛声拍岸,近在咫尺的纳木那尼峰,迎着霞光,更显雄伟瑰丽。说来奇怪,纳木那尼高出冈仁波齐1000米,却没有人朝拜它,是不是“山不在高,有仙则灵”这句话在藏地一样管用呢?

鬼湖拉昂错

鬼湖拉昂错

说起玛旁雍错,还不得不提到一个外国人,一个瑞典探险家。26岁那年,在提出“丝绸之路”概念的德国人李希霍芬推荐下,他花了三个月修完德国博士学位,而后开始职业探险生涯。他几度翻越帕米尔高原,两次横穿塔克那玛干沙漠,首次发现楼兰古城,数度闯荡阿里、羌塘高原和可可西里无人区,几经生死,和姐姐相依为命,终身未婚。有人问他为何不结婚,他回答;“已经和中国结婚了”。当过民国政府的交通顾问,出入中国,经常不带护照。但瑕不掩瑜,他为中亚探险及考古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也为他自己赢得殊荣,这人就是斯文?赫定。

纳木那尼峰

纳木那尼峰

1907年7月26日晚9时许,这个自称与中国结婚的汉子,带上铅锤、探深仪、灯笼以及两天的食物,放下帆布小船,下到玛旁雍错,花了18小时,对圣湖做了第一次考察,实测最大水深81米,几天后再次下湖探查,可惜天公不作美,湖中狂风肆虐,大浪滔天,小船几乎沉没。好在大家齐心协力,才侥幸脱困。斯文?赫定还顺道探访了鬼湖,登上湖中鸟岛,因为未带充足的食物,一行人只好采集鸟蛋充饥。他冒险采集的数据,在今天仍然被引用。

斯文?赫定

斯文·赫定

离开圣湖西行,到扎达县。来的路上,经过绵延不尽、苍凉无际的漫漫群山,刚翻过冰雪尚未消融的隆嘎拉山口,眼前突然一亮,只见对面一座山崖边,两个小湖,一暗一明。一个已经干涸,另一个恰似嵌入山崖边的绿松石,伴随着五色粲然的山崖,在蓝天白云映衬下,耀眼夺目。一时间,疲惫、辛劳化作烟云,消散得一干二净。廖师傅说:“俱乐部都称之为‘天使之泪’,好个动人雅致的名字!”

天使之泪

天使之泪


隆嘎拉山脚六月的冰雪

日土县地处西藏最西端,北靠新疆,西邻印度克什米尔,喜马拉雅山、昆仑山、喀喇昆仑山在此交汇,地势高耸,气候严寒,人迹罕至。县城以北约10公里处,却生养着一个澄澈、蔚蓝的大湖,宛若一条碧玉带,镶嵌在层峦叠嶂的群峰之中,那就是盼望已久的班公错。

日土的小溪

日土的小溪

班公错2/3在中国境内,1/3在印度境内,当地人称它为“哥木克那喇令错”,一个非常绕口的名字,意为“明媚而狭长的湖”。它长155km、最窄40km,湖畔水草丛生,由报春花、扁蕙草等组成五彩缤纷的草甸,犹如密实柔软的茵毡,湖中鱼儿悠游,水鸟翻飞。更为难得的是,在称为植被“矮人国”阿里高原,这里的一些山谷中,居然能够看见一些白柳竟高达5米,要不是拂面的寒风提醒你,还误以为来到了江南水乡。湖中也有船,一是方便游人登鸟岛揽胜,湖中有数个鸟岛,每年繁殖季节,无数棕头鸥、赤麻鸭等水鸟,万鸟腾飞、遮天蔽日,声震云霄。二是班公湖为界湖,备有一只常年的水兵分队,负责湖中巡逻、执勤任务。班公错中方一侧为淡水,湖水碧绿洁净,盛产裂腹鱼等冷水鱼;而印度一侧是咸水,苦涩不可饮用,鱼鸟不生。

班公错

班公错

狮泉河镇是阿里地区行署所在地,也是行程的折返点,我们将由西向东,朝着拉萨方向返回,但不走原路。行走路线在来路G219偏北约100公里左右,除一小段和藏北S301重合外,其他路段将在莽莽群山和广袤草原中穿行,碎石路、沙土路、搓板路,饱受颠簸、风尘,那是回家之路的主基调。

班公错湖畔

班公错湖畔

狮泉河以东的藏北高原,气候严寒干燥,水草贫乏,几条巨大的山脉阻隔,涉足此地者寥寥,几乎成为一块与世隔绝的土地,藏族同胞称之为“羌塘”,意思为“北方的空地”。在革吉县雄巴乡脱离S301,走上乡道,前往亚热镇途中,来到一片空旷无垠的草原上,远方三五成群的藏原羚正在啃食尚未萌发的枯草。稍微靠近,羊儿便会狂奔而去。正观看间,远方一团灰云飘荡在天空,大家好奇,驻足探看,尚未明白,刹那间,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扑面而来。是沙尘暴!原以为这只是新疆、内蒙专属,一不小心,在西藏羌塘高原打了个照面,也算难得。爬过一个漫长的缓坡,翻过山口,海拔表显示5300米。凝望波状起伏的远山,另一辆越野车,就像一只甲虫,正在一个巨大的荒滩上爬行,那些疏落、寒意未尽的枯黄草丛覆盖其间,构成一幅单调、空荒的苍凉景色。其实,这里的山没有丝毫险峻、高耸的姿态,少有川藏线在横断山区七弯八拐,如临深渊的险道。一不留神,一个不起眼的小山包就在5000米以上,因为这里的平均海拔有4800米。

远方骤起的沙尘暴

远方骤起的沙尘暴


爬行在山边的汽车

  • PORTS 1961 宝姿2017秋冬系列男装秀
  • 亨利慕时Swiss Mad腕表,100%瑞士原汁原味
  • 《百达翡丽》国际杂志庆贺二十周年
  • 法国春天百货PRINTEMPS圣诞橱窗揭幕
  • kate spade new york 将魔法带进现实
列印本页 列印本页致信编辑 致信编辑推荐好友 推荐好友
站内分享

资讯分类: 奢侈品 / 新闻动态

频道栏目: 度假 / 旅 行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