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夫·马洛德·威廉·泰纳巨构今夏将于伦敦蘇富比上拍

Neeu.com优网
Neeu.com优网
2017.04.14

少数仍存于私人收藏之中

《埃伦布赖特施泰因》是泰纳晚期的巅峰之作,不但被当时艺评奉为大师杰作,对他本人而言亦别具意义。此作来源显赫,为泰纳所作德国风景画中最为重要的一幅,亦是泰纳最伟大的作品之一。「历年以来所见泰纳作品中最精湛的一幅」艺评家约翰·罗斯金(John Ruskin) 1844 年 5 月 2 日。

伦敦,2017 年 4 月本年 7 月,伦敦蘇富比将呈献约瑟夫·马洛德·威廉·泰纳(J.M.W. Turner)一幅少数仍存于私人收藏的重要杰作──《埃伦布赖特施泰因》(Ehrenbreitstein)。《埃伦布赖特施泰因》作于 1835年,公认为艺术家创作生涯巅峰的晚期作品,同时期其他画作多已列入世界各地顶尖博物馆典藏。如今私人收藏中如此杰出的泰纳作品寥寥可数,珍贵难得。

泰纳素有「光之画家」之称,公认为英国艺坛数一数二的巨擘,其独特风格前无古人,不但对英国艺术影响深远,更成为后来印象派及抽象表现主义之先驱(莫内曾公开表示受到泰纳启发)。如此重要的泰纳作品极少于国际市场上亮相。最近一例为《从阿文提诺山看罗马》(Rome, from Mount Aventine),该作与此品同年完成,2014 年于伦敦蘇富比以高价 3,030 万英镑/4,740 万美元成交,刷新生于英国之艺术家的最高拍卖成交价纪录,并自此与鲁本斯(Rubens)和拉斐尔(Raphael)齐名,成为只此三位创下如此高价的印象派前艺术家。《埃伦布赖特施泰因》于 1835 年初次展出即好评如潮。伦敦蘇富比将于 7 月 5 日呈献此作,估价为 1,500 万至 2,500 万英镑。

蘇富比亚洲区主席黄林诗韵表示:「莫内及印象派画家固然深受泰纳影响,但我认为更多作品与泰纳有异曲同工之妙。其画作的迷人之处在于能引起普世共鸣之余,亦富个人情感。这一点与中国古代书画颇有相通之处:一如泰纳,许多宋、元、明、清各朝画家,皆以自然景物为重,画中往往只点缀微小人像,同样彷佛迷失在广阔无垠的自然世界与超凡入圣的流光溢彩之中。」

近年,泰纳的作品渐得亚洲藏家欣赏,不但在蘇富比拍场上获得青睐,更受广大艺坛瞩目。去年,于蘇富比购下泰纳作品的买家中,四分之一来自亚洲;而在 2009 年,北京中国美术馆亦曾举办泰纳作品展览,广受好评。2018 年 9 月,泰纳作品将再度于中国美术馆「英景观风景:英国风景画 1700 – 1990」中展出,内容着墨于英国风景画对欧洲艺术的贡献、成就及其发展。泰纳与一众名家之杰作将一同登场,当中包括约翰·康斯特勃(John Constable)、汤马斯·庚斯博罗(Thomas Gainsborough)、约翰·艾佛雷特·米莱(John EverettMillais)、詹姆斯·惠斯勒(James Abbott McNeill Whistler)及弗兰克·奥尔巴赫(Frank Auerbach)。有鉴及此,蘇富比亦决定于 5 月 25 日至 31 日在香港展出《埃伦布赖特施泰因》,为此作首次亮相亚洲。

蘇富比英国绘画部资深专家 Julian Gascoigne 道:「泰纳改变了世人审视与想象世界的方式,是一代开山祖师。他一方面扎根于当时的美学与文化,同时也可能是首位『现代』画家。他不但开导 19 世纪的印象派风潮,更预示了20 世纪抽象表现主义的来临。这次呈献的一系列泰纳晚期作品登峰造极,其大胆用色、光影处理、及将形体消融于色彩之中的技法,大大改变了世人对绘画的理解。泰纳把水彩技法用于油画之上,以半透明而单薄的颜料在画布上层层堆迭,使画作洋溢朦胧丰沛的光彩,情感强烈、直指人心,自此无人能出其右。」

蘇富比西洋古典油画部国际联主管 Alex Bell 补充说:「1835 年,泰纳于皇家艺术学院展出五幅画作,此作正是其一,而其余四幅已由全球多家最顶尖的艺术机构收藏。五幅作品中,《埃伦布赖特施泰因》最能启发想象,且得艺评界之垂青。原因显而易见:本作色彩丰富,兼顾深度,光影运用亦富想象力,具备伟大杰作之种种要素。但本作真正出色之处在于泰纳运用其绘画天分,把要塞遗址的一片颓垣幻化为极富诗意的意象,放诸当时或现在皆饶富意味。」

莱茵河地区对泰纳别具意义,尤以埃伦布赖特施泰因要塞为个中之最。泰纳于 1817 年首度到访该地,后多次重访,绘下无数素描及水彩画作。本作与泰纳 1833 年第三次到访德国绘下之一系列素描颇有关联,其时他循莱茵河游历,先到维也纳,后取道萨尔茨堡,再到威尼斯。

缘起与来源

此画原为著名出版人约翰·派伊(John Pye)而作。派伊为泰纳好友,本委托泰纳绘制以莱茵河地区为题的水彩画,从而制作版画。然而泰「去探望派伊,纳登临此地,深受美景吸引,遂认为只有油画媒材方能反映眼前盛在那裡我看到歷年以來所見泰納作品中最精湛的一幅──景,彰显其磅礴大气的神韵、承载当中丰沛的情感力量,以及表达复《埃倫布賴特施泰因》」杂多变的光影。结果,泰纳成就了此幅尺寸巨达 93 x 123 公分、并于皇家艺术学院展出的恢弘画作。──約翰·羅斯金日記,1844 年 5 月 2 日

泰纳绘下如此巨构,实在出人意表,派伊亦因而颇感无助:因为画作尺幅宏大、细节繁复,要为其制作版画绝非易事,共需时约十一年方能完成,期间更多次受泰纳催促尽快完成作品。纵使如此,按惯常程序,画作最终仍于版画完成后送回泰纳的画廊,并因此得以售出。此买家后来更成为泰纳重要的艺术赞助人之一:埃尔赫南·比克内尔(Elhanan Bicknell)。

艺术评论人约翰·罗斯金(John Ruskin)与泰纳同为伦敦赫恩山的左邻右里,衷心支持泰纳创作,比克内尔或经罗斯金介绍而认识泰纳的作品。1841 至 1844 年间的两年空档,比克内尔购下至少七幅泰纳的大型作品,大部分已现为各大顶尖博物馆典藏,包括泰特美术馆(Tate Britain)、耶鲁大学英国艺术中心(The Yale Centre for British Art)、弗里克收藏馆(The Frick Collection)及纽约大都会美术馆(The Metropolitan Museum in New York)(详情请参阅下文)。

1863 年,比克内尔逝世,留下包括本作在内的大批收藏被释出拍场,不但引来一众藏家惊叹,更以高价拍出。自此之后,本作只在拍场上两次亮相,最近一次为 1965 年,当时以 88,000 英镑成交,刷新泰纳作品的世界拍卖纪录。

3

广受好评

1830 年代中期,泰纳创造多幅最著名代表作:《从阿文提诺山看罗马》(Rome, from Mount Aventine)绘下罗斯贝里(Rosebery)的动人景致,2014 年由蘇富比以 3,000 万英镑(4,760 万美元)高价成交并刷新纪录。泰纳将要完成《从阿文提诺山看罗马》之际,正是其开始绘制《埃伦布赖特施泰因》之时,短短四年后,《勇莽号战舰》(The Fighting Temeraire;或译《被拖去解体的无畏号战舰》)便于皇家艺术学院展出。

1835 年,《埃伦布赖特施泰因》与四幅作品一同于皇家艺术学院展出,分别为:《月光下的煤港》(Keelmen Heaving in Coals by Moonlight;现藏于华盛顿国家艺廊);《从安康圣母大殿门廊眺望威尼斯》(Venice, from the Porch of Madonna della Salute;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在海斯廷外海捕鱼》(Line Fishing off Hastings;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及《国会大火》(The Burning of the Houses of Lords and Commons;克里夫兰艺术博物馆,美国俄亥俄州)。然而,五幅展品中,以《埃伦布赖特施泰因》最得大众喜爱,亦最受评论家赞赏。英国周刊《旁观者》记者称之为「对自由得胜的标志作非凡出色的致敬」,而《泰晤士报》则称其「用色澎湃有力,色调间的调和可称绝妙,当今艺坛无人能出其右」。

画作主题

泰纳此画不但描绘了恢弘景致,更呼应了英国浪漫主义诗人拜伦(Lord Byron)的长篇叙事史诗《恰尔德·哈罗尔德游记》(Childe Harold)其中一段篇章。诗中,拜伦借着埃伦布赖特施泰因要塞,抒发自身于法国革命战争后的失落觉醒与忧郁之情。然而,对泰纳而言,要塞具有正面意义,象征和平最终熄灭了战火,要塞遗址在背景中已见模糊,几乎消失于朦胧日光中,成为莱茵河上及穆莎河谷(Moselle valleys)中人们日常生活的映衬。《埃伦布赖特施泰因》中的一片胜景除了赏心悦目以外,其深意更直指人心。泰纳的艺术才华独一无二,饶富层次,在此作可见一斑。

Neeu你有©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任何形式使用。
拍卖 苏富比 伦敦 艺术
  • 0
  • 0
  • 0
  • 0
你该读读这些:一周精选导览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