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龙香女王颂元:艺术和香水都应该是自由的

“Olivia Giacobetti是一个特别向往自由调香的人,她非常随心所欲的去做有价值的尝试,不要固步自封,这是Giacobetti告诉我们的道理,也是沙龙香的精髓。”

在一个阳光刺眼,空气中弥漫着微弱玉兰和月季香气的午后,我有幸拜访了沙龙香女王颂元老师。刚进入颂元老师的香气工作室和平时进入商场一楼香水柜台区域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我并不能知道那些香气都是什么,但是那些味道都非常的特别,说实话,对于喜欢香氛的人来说,能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简直太幸福了。

艺术,香水都是自由且随心所欲的

Olivia Giacobetti是颂元老师非常崇拜的调香师,颂元老师最欣赏的当然是他自由的调香态度,“阿蒂仙之香的不朽之作——冥府之路就是他的作品。”和颂元老师谈话的过程中,我几乎能感受到她的生活状态,是那种无拘无束的向往自由的态度,而且,能和自己喜欢的香气一起生活工作,我想,颂元老师是自由的。

毕业于北大的颂元老师是个理想化又勇于追求梦想的人,大一的时候学习了舞蹈,她说:“舞蹈对于我而言是一种最释放最舒缓的艺术形式。”她回想起在台北上学的时候,和几个朋友在台北的公园里旁若无人的起舞,她说,那一刻她是开心的。

各种形态的艺术都是相通的,颂元老师把沙龙香看做一个独立的宇宙,它们不同于时装,不同于珠宝,是一个独立的存在,但是每一款沙龙香都有它的故事,有故事的沙龙香才有艺术性。她在做的事情,就是传递沙龙香的故事,而不是单单的一个香气。

颂元与王尔德

颂元老师做过一件非常疯狂的事情——在王尔德的墓碑上洒下了整整一瓶Glorious,“送绿色的康乃馨太俗气了,视觉上的东西可能谁都能送,而嗅觉是我表达情感最擅长的方式。”颂元老师这样解释到,对于为什么挑选了Glorious,当然是这款香气的在她心里最符合王尔德的一生,“这款香水的前中后调变化特别大,前调是菠萝酸甜的气味,中调有藏红花的香气,而这时的王尔德人生遭遇重大转折之后入狱,后调用皮革烟草塑造了王尔德凄凉的晚年。”

“这款香水来自于王尔德生活的时代,那是英国最强盛的时代,它记录了当时的维多利亚时代,其实有很多香水里面含有康乃馨并且以王尔德来命名,这就很矫情了,我觉得王尔德未必喜欢。”其实世人用绿色的康乃馨来祭奠王尔德是因为当时的一个故事,王尔德只不过帮助了一个花农,买下了全部没有卖出去的绿色康乃馨,却被世人误以为王尔德喜欢康乃馨。

我喜欢王尔德是因为他说话非常的尖酸刻薄却又直捣人心。”颂元老师钦佩王尔德的直白和不加粉饰,活着本身就是一件很丑陋的事情,我们坦然面对就好,无需过多粉饰。王尔德入狱是因为同性恋在当时的时代不被允许,但是在百年后的欧洲,我们会发现王尔德为立法保护同性恋婚姻做出的贡献,这也是人类史上的一大进步。“王尔德一生看似悲惨却开启了伟大时代。”颂元老师是这样评价的。

最后她说:“其实王尔德的性格,我大致也能想到他晚年的生活会过的比较凄凉。”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感觉到她有一丝难过和无奈,为王尔德。

闻香识男人

当我问到颂元老师“您是否会用香气来形容您欣赏的男性?”时,我看到了颂元老师小女生一样的表情,她有些羞涩又坚定的说:“会!”之后她又补充道:“其实我没有特定的欣赏某种男性,不同类型的男性会有不同的香气。”

柑橘调:清香酸甜的柑橘调是小女生通常比较喜欢的香调之一,颂元老师用它描述了一个阳光大男孩,“他是那种能带给生活阳光的人,或许你们的物质生活并不富裕,但是能带给你温暖笑意。”颂元老师话锋一转,“但是柑橘调的特点就是不持久,十分钟之后就消失了,他不能永远给你阳光和快乐。”遗憾却又美好,其实有些事情并不是一定要天长地久,经历过,享受过,感动过就够了。

香草根:有一种男士很适合用香根草来形容,他们不够浪漫,却又像空气一样时时刻刻的存在,你不努力去感受的时候是不会闻到这个味道的存在,或许12个小时之后,甚至你洗了个热水澡回来,他的味道还是轻柔的持久的萦绕在你身边。“这种男士更容易走向婚姻,他话不会很多,但是寥寥几句能直指问题中心,适合成为人生向导。”

薰衣草、迷迭香:在北京出生的颂元老师形容“老炮儿”这个群体时用了薰衣草和迷迭香这种锋立又犀利的调性,“他的待人接物风风火火,很像大多数的北京男士,有点大男人,或帮助你做选择,带领你去做一些事。”“他们就像茶叶的回甘,嗓子眼里深层的回甘。”在有薰衣草和迷迭香这一类香料味道的香水测评里,一般结果都是50%的人打零分,50%的人打满分,“喜欢他们的味道的人非常极端,要么很喜欢要么很不喜欢,所以才会出现这样两极分化的结果。”

北京,台北

在北京出生,在台北读过书,旅居过很多不同城市的颂元老师有两款作品是为这两个城市而作。虽然颂元老师不愿提及太多关于调香的事情,但是对于调香,颂元老师是有自己的态度和故事在里面的。

“台北的冬天”是颂元老师从空间上为台北调制的一款香水,“台北的冬天是潮湿的,前调是绿香调加上雨水的感觉,湿湿的带有绿意的味道。”台北的旧建筑也很多,雨后的建筑总会有一股发霉的味道,颂元老师在中调里面用皮革塑造了建筑久经雨水浸泡的霉味,从天空到建筑,再到地面,后调的灰琥珀表达了台北黑黑油油的地面,是那种怎么都清洗不干净的地面。

“其实我觉得我并不了解北京,感觉非常莫名其妙。”为北京调制的这款香水叫做“隔着纱看北京”,当然,这里的模糊感并不是因为雾霾。“我总觉得当我看北京的时候,这中间像是隔着什么东西,其实我并不喜欢老北京的文化,但是我是一个胡同里长大的人。”颂元老师是个非常理想化的人,她觉得生活不该那么接地气,隔着一层纱看北京,隔着一层纱去生活,能够让生活看起来更加的印象派。

唯有香如故

对于花了三年时间写出的《唯有香如故》,颂元老师提起它的时候,我仿佛能感觉的出她满心的深情和热泪,这是一本关于旅行、艺术和小众香科普的书,读完这本书会有一种心情舒畅的愉悦感,会被书中看似平常的故事感动,就是那种娓娓道来的小故事,你能感受到它好像就发生在你身边,就好像颂元老师正在用轻缓温柔的语调为你读诗。

这本书的书名很容易让我们想到陆游的一句词“零落成泥碾作尘,唯有香如故”,其实最早它的名字是“四地之香”,因为这本书讲述了北京、台北、新加坡和欧洲。后来改成《唯有香如故》其实除了陆游的那句词以外,还有另一层寓意:“唯有香水能够带给你故事,人的记忆可能并不持久,而对于味道的记忆就比较持久。”

“这是一本读了会哭的故事集。”你可以把它当做一本故事书来读。关于第二本书的创作,颂元老师透露了一点点,“第二本书写到了18本书的读后感,是推荐书也是推荐香。”颂元老师多次提到的雨果的诗集,在第二本书里也有体现,其中她写到雨果的《静观集》,她说:“雨果是悲观的理想化诗人,他说,没有人能够幸福,更没有人能够胜利。这样一个悲观的人,他看过太多生死的博弈,所以与他相关的香水不会是明媚的香调。”

采访结束当我走出颂元老师的工作室的时候,指尖还残留着试香时留下的香气,我想正是应了那句话:赠人玫瑰,手有余香。颂元老师的灵魂里应该也住着满满的香气吧。

特别鸣谢:

采访人、图片提供/颂元

采访地点/银河SOHO B1 5-165

NEEU内容顾问/杨冰(@麋小鹿Lula)

采访、撰稿/Jane

PS:

1.Glorious:Glorious是一只来自Boadicea the Victorious的中性香,Boadicea是一名战死沙场的英国女英雄,the Victorious则寄托了对于英国辉煌的维多利亚时代的追思。

2.王尔德与绿色康乃馨,1892年《温夫人的扇子》首演的时候,王尔德在去剧院的路上看到一个售卖康乃馨的花农正对着卖不出去的康乃馨发愁,于是王尔德买下了他全部的康乃馨并带到剧院里,在观众入场的时候王尔德把这些康乃馨送给了观众们,所以当时剧院里的人们胸前都佩戴了一朵绿色康乃馨。

Neeu你有©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任何形式使用。
沙龙香 颂元 小众 香水 人物 病吧
  • 0
  • 0
  • 0
  • 0
你该读读这些:一周精选导览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