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田晓磊喝着茶,聊了聊宗教聊了聊性


田晓磊老师的工作室坐落于一个安静又古朴的小庭院内,专注数码艺术和3D的他和周围的环境看起来有些格格不入。本以为他的工作室会是那种看起来非常后现代主义的设计,然而这周围的环境就打破了我对他的假设,之所以有这么多感慨,只是因为……工作室的位置太过幽静隐蔽,对于路痴的我而言是个莫大的考验。


刚进到工作室里面,田晓磊就热情的和我介绍他的作品,他视频作品里的形象,都变成了现实中具体可以摸到的东西,“这个手机壳也是找了好多地方才能做成这样。”田晓磊手里摆弄这一个硅胶手机壳,手机壳的背面正是他的一幅作品。

田晓磊还做了很多作品的衍生品,大部分作品都和人体相关,他说:“我的设计的关注点就在于任何技术的复杂关系,很纠结却又不得不结合的一个关系,人体就变成了作品中最直接的表达。”在田晓磊的作品中我们能看得到他对人的欲望和现实科技发展的一些思考,如今发展迅速的科技对我们的生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一直在思考,人和科技的结合会不会产生1+1不仅仅只是大于2的结果


《创造》中欢喜佛的元素应用

“古代说天地合万物生,下雨的时候就是天地在交合,男女迭代,人与科技也在做一种交合。”在田晓磊的作品中能够看到人和桌面进行性交,迸发出一种新的物种,他认为“科技在进化,人也在进化,相互组合成为一种更加匹配的状态。”“你看过《七龙珠》么?孙悟空和贝吉塔结合之后就能成为一个特别厉害的超级超级赛亚人,可以打败最后那个大boss。”

人类脱离动物到现在有这样一个复杂的知识结构是因为人的欲望的扩展。”在探索人类欲望的道路上田老师一直都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他说,其他很多人希望在大城市发展其实也是欲望驱使,希望生活环境更加美好,但是与此同时带来的就是生活节奏变得更快。“好处是迭代出更多东西,坏处就是越加速人也变得越脆弱。”

在田晓磊的作品《空了》、《关系》等等作品中,他一直在探索人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苦,为什么有忧愁会受伤,这些相对缓慢平静的镜头和《欢乐颂》的迷幻狂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的风格会有强烈的冲突和变化。“性和暴力都是观众爱看的,这是一个小手段,就像是现在的标题党,但是这不是单纯的裸露和色情,而是借助杂交混搭的方式去表达。


《无限》中裸露的女性身体

田晓磊的作品里也透露着对宗教的思考,作品《赛博格游戏》中用到了“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源自《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中的一句话,“色就是一种实质的表象的物质,空是一种本质。”田晓磊个人非常喜欢宗教所建立的哲学体系,“宗教系统扩展了人的世界观的认知层面”。


人体与桌面的杂交,迸发出一些新的物种。

对于数码艺术和传统艺术,田晓磊也有着自己的思考,“数码艺术和传统艺术的工具不一样,数字艺术表现力是可扩展的。”80年代出生的田晓磊在高中的时候有了第一台电脑,虽然一开始的他是喜欢玩游戏,但是后来却对软件产生了强烈的兴趣,“一开始的3D效果虽然现在看起来很粗糙但是还是非常让人振奋的。”后来的他考取了中央美术学院的数码艺术专业,“艺术也是可以通过软件的升级不断进步的。”

我们问了田晓磊一个非常“俗气”的问题,“艺术应该是能被大众接受的还是只在小众圈子里活跃的?”“从艺术的历史来讲,它希望自己是被小众的,它需要一个鄙视链。”这就像是文化链一样,有文化的人当然是希望让自己区别于没有文化的人,同时也希望自己的文化能够被大众熟知,但是熟知过后又需要让自己再上一个台阶。


作品——《创造》

田晓磊也有自己的艺术品衍生品牌——未来元素,谈及艺术和商业的结合其实并非把艺术拉下神坛,而是让虚拟空间的艺术变得更加具体。“安迪沃霍尔的波普艺术在广告橱窗设计中很常见。”可见,生活中对艺术的应用还是非常常见的,“马蒂斯用色很纯,很多动漫会借鉴其中很冲突的元素。”

最后,我们喝掉了三壶茶,聊了宗教和创作,在创作上田晓磊有着自己的思考和坚持,在生活上也有着对宗教哲学的理解,不得不说,他是个不世俗又接地气的奇男子。

特别鸣谢:
图片提供/田晓磊
采访、撰稿/Jane

Neeu你有©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任何形式使用。
田晓磊 艺术家 宗教 艺术 人物 数码艺术
  • 0
  • 0
  • 0
  • 0
你该读读这些:一周精选导览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