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装置艺术家李琳琳:生活本来就很恶心


联系李琳琳的时候,没想到她是一个90后的艺术家,刚毕业没多久就得到了很多媒体的关注和曝光,在她的创作中,看得到90后对青春的回望,也看得到对这个社会日渐成熟的思考。

琳琳的作品第一眼看上去都很让人觉得震撼,长满蘑菇的恐龙骨架、爬满苍蝇的大脑、血淋淋的心脏就这样赤裸裸的展现在观众面前,视觉上总能给人一种绝对的刺激,可是琳琳却说:“刺激是一种内心感受和外观没有关系,对于当代艺术来说我不认为我做的算刺激。


作品《十日谈》细节

作品《旧世界》

作品《蘑菇商店》细节

“我对生活中一些细微的东西很感兴趣”
从中央美术学院空间设计系毕业,转身从事了装置艺术的创作工作,琳琳认为,只有自由的创作才能更好的展示她内心的想法。“我不喜欢清晰明确的东西,也不喜欢已知和既定的结果。”在创作前她会有一个基本的创作概念,但是创作中“不可控”的因素也让她觉得很兴奋。“我的创作的一棵树,你无法预知一棵树最终会长成什么样子。”但是你知道的是这棵树大致会长成这个样子。

作为一个90后的女性艺术家,琳琳在创作上更加感性,然而她的感性却是伴随着具体的元素展现在她的作品里。她超强的动手能力让人折服,无论远观还是细节都能给人震撼,在《蘑菇商店》里,恐龙的骨架上长满了蘑菇,这样的想法来源于她生活的每个角落,“我工作室院里的树上就长有很多蘑菇,我会长时间的观察它们的生长与颜色的变化。”她创作中的元素大部分来自于对生活细节的迷恋,但又不仅仅局限于真实生活。


作品《蘑菇商店》

在《十日谈》和《伊甸园》这两组作品中琳琳展现了一些“恶心”又刺激的元素,她并不忌讳谈到自己作品中“恶心”的元素,“我的作品有局部会让观众感到恶心,那是因为我们的生活本来就存在很恶心的因素,我只是把它直观的呈现出来而已。”

作品《伊甸园》细节

作品《遗忘之境》

“我们会去拥抱这个时代”
虽然毕业不久,但是琳琳的创作已经有了明显的阶段区分。《十日谈》是她第一个作品,正值青春的她对校园的印象是一张张的课桌,然而课桌下面制造的一幅又一幅的梦境看似不相关却又紧密相连。说起思考问题时的差别,“一个是关注的问题可能不像以前那样用几句话就可以讲清楚的简单问题了,再一个是表达的方式也更复杂了。”在琳琳最新的作品《谁来安慰我》中,她用了中国石窟的元素,也有印度教和基督教的元素,“我想把自己对童年的记忆变成一种宗教信仰来表达,这与《十日谈》对儿时回忆态度是完全不一样的。”

作品《十日谈》细节

90后成长的阶段是中国变化更加巨大一个阶段,所以在90后成长的过程中,他们备受争议,也被“强行”拉去和80后甚至70后来比较。作为90后艺术家群体中的一员,琳琳对时代和前辈有自己的思考,“中国从来都是一个在巨大变化的国家,但前辈的态度更多是站在变化的对立面去批判时代,而我们也许会去拥抱这个时代,也不是说不批判,而是推动这个时代更快的变化,按照自己的方向去改变时代。”

作品《谁来安慰我》细

作品中有对怀念青春和享受青春的表达,对琳琳来说,“青春的意义是对生活敏感和不妥协的态度而不是年龄。”活得小心翼翼畏手畏脚不是她的风格,“生活永远是需要抗争的。”

“矛盾产生了我的艺术”
“我是一个很矛盾的人。”琳琳做创作本身就是为了给自己的矛盾找到一个答案,在创作中找寻矛盾的平衡是她创作的乐趣,《十日谈》从正面看去,是一排又一排平淡无奇的课桌,30张看上去一样的课桌整齐排列,但是从后面看去,课桌桌洞里面展现的与桌外完全是两个世界。

作品《十日谈》整体外观

每个艺术家的表现手法都不一样,琳琳虽然希望通过创作去反应这个时代,但是她却说:“物质越来越多人性越来越少,我们生存的世界越来越复杂,连我自己也无法理解。”社会发展的越复杂,人却想要更简单的活着。

创作中展现对社会对环境的思考似乎是很多艺术家都在尝试去做的事情,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当我们以为人类逐渐从没有语言的猿人进化成为有语言有文化的文明人的时候,琳琳却觉得我们现在生活的时代是“野蛮战胜文明”的时代。“用’野蛮’这个词并不完全是贬义,’文明’也不都是褒义。”在她的创作理念中,“野蛮”是真实自然的人性回归,是人性初始状态的展现,她更希望人类原始的天性去打破现在正在腐朽并且禁锢了人性的“文明”

生活原本就是赤裸裸血淋淋的,只是太多人不愿意去面对,琳琳的作品正是用这些美丽又具体的表现形式把这些现实又残酷的生活放到人们的面前:喏,你看,这就是生活。

特别鸣谢:

图片提供/李琳琳(@李琳琳Mini)
采访/编辑:Jane
感谢田晓磊老师友情支持


Neeu你有©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任何形式使用。
李琳琳 装置艺术家 90后 生活 人物 艺术
  • 0
  • 0
  • 0
  • 0
你该读读这些:一周精选导览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