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eger-LeCoultre:超越时间的珐琅之美

Jaeger-LeCoultre

Neeu你有
Neeu你有
2017.06.08


积家为当前瑞士少数拥有珐琅自制技术的品牌

物以稀少而珍贵,这句话用在描述珐琅微绘最为合适,这门古老工艺在历史上历经两次衰退,曾失传近百年,直到十八、十九世纪期间,积家才决心重新扶植这门难度极高的工艺,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积家为了重现这门工艺,不惜倾力寻找最优质的珐琅工艺大师进行创作,经过多年的努力,积家 Jaeger-LeCoultre 从早期的怀表、座钟中奠基, 一路延伸至钟表,终于在1931年Reverso表款上重现微绘作品,为积家的经典当代表款立下标竿,不仅如此,积家同时也于瑞士正式成立珐琅艺术工坊,成为当前瑞士少数拥有珐琅自制(In-House)技术的品牌。

积家珐琅彩绘工坊已经拥有三位珐琅大师

如今,积家珐琅彩绘工坊已经拥有三位珐琅大师,共计七位珐琅微绘工匠,从他们的工作的侧拍当中,我们得以一窥珐琅工艺令人惊叹的细节,传统上的掐丝珐琅与内填珐琅,皆是将釉料填入雕刻空间,唯独微绘珐琅根据既有的图样微型缩影到面盘上进行彩绘,它的工艺是胎胚先烧上一层不透明的珐琅釉作底层,接下来才开始绘画, 彩绘师使用极纤细的毛笔以细腻的笔触蘸染彩色釉墨,并以高倍显微镜放大作为辅助工具,用上几星期甚至几个月的时间细心绘画,而后再以高温进行焙烧。

阿尔丰斯·慕夏的作品充分展现新艺术的特色

为了让颜色更为鲜艳,甚至发出夺目光彩,掌握窑烧时间与颜料个性极为重要,由于各种颜色都在不同的熔点融化,因此珐琅作品最终呈现何种面貌,实是难以预料,一幅数平方厘米的画作,往往需要多重上色,配以多重焙烧,而每次的焙烧,皆冒着功亏一篑的风险,像是过程中最具风险的珐琅彩绘的固色法「 烈焰技术」,就需要在摄氏800度的高温下进行,毁坏的风险极高,也只有少数的珐琅彩绘师能担任此一重任,因而不难想象与之相结合的Reverso系列表款,是如何能历久弥新,据说,在当时派驻印度的英国军官,钟爱以珐琅微绘将所属球队的代表颜色、队徽、家徽、甚至重要的亲人画像绘制于表背,紧密承载于手腕之间。

为了让颜色更为鲜艳,掌握窑烧时间与颜料个性极为重要

积家多次运用珐琅工艺来向艺术家致敬,例如在Reverso翻转腕表背面展现「新艺术风格」画家阿尔丰斯·慕夏(Alfons Mucha)的作品;甚至是临摩画家维梅尔(Jan Vermeer) 「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作品等等,而近年,为纪念伟大的荷兰后印象派画家文森威廉. 梵谷(Vincent Willem van Gogh)殁世125周年,积家亦推出一系列腕表,矢志透过珐琅工艺的细腻笔触,忠实呈现当年感动梵谷的天地万物之美。

微绘珐琅根据既有的图样微型缩影到面盘上进行彩绘

Neeu你有©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任何形式使用。
积家 珐琅表 制表工艺 腕表
  • 0
  • 0
  • 0
  • 0
你该读读这些:一周精选导览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