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艺师董全斌:从北京到景德镇只为烧一只壶


初识董全斌的时候就了解到,在北京从事了十多年的工业设计工作,只因爱喝茶,就放弃了这些年积攒的经验人脉,来到了景德镇上从头学起制作茶器。有人会觉得可惜,甚至也会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对董全斌来说,能获得更多的自由。

外界有人称他为“隐者”,相比他在北京时的生活,现居于景德镇湘湖村的董全斌的确是过着归隐田园的生活。不过董全斌对于外界给他的称呼并不是非常的在意,甚至并不太清楚关于“隐者”的定义。“因为没有去研究,所以不知道怎么定义。”或许真是因为对外界这种“不在乎”,才会让我们觉得这就是真正的隐者的生活吧。



逃离北京,只因茶器
生活在北上广的现代人虽然被恶劣的雾霾天气所困扰,虽然整天大张旗鼓的嚷嚷着要逃离北上广,可是真正离开的却没有几个。而董全斌一声不吭的离开了北京,不是因为雾霾,不是因为压力,而是因为心心念念的茶器。

“比过去更能接触到新鲜的事物,也比过去更加深入了。”对比曾经的生活状态,现在安逸又沉静的生活环境让他对生活有了更多的反思,“利益小点,受到的不得不如此的压力也就小一点。”当初做设计师的他总要根据客户的需求去做事情,“和过去的不同就是自己能做自己喜欢的事。”

“小的地方(景德镇)办事方便节省时间,关键是做瓷器在这里条件最好。”董全斌说,手工陶瓷的技术门槛并不高,但是能把东西做好还是在于对事物的理解,“理解的深入做出的东西就有生命,生活的方式决定了陶瓷被做成什么样子。”他做出的茶器自然有他的态度,是随性,还是平和,这些都需要看客自己去体会。



“制器以邀茶”
“说这个话的时候就是想好玩一点,做出有趣有味道的器物,喝起茶来更好玩一点。”董全斌是因为喝了十多年的茶,也是因为爱茶才走上了制作茶器这条路。但是茶器终究只是承载茶的器皿,做好的茶器只是为了更好地品茶。



说起为什么爱喝茶,董全斌给出的答案非常有趣,“其实我可能更爱的是胡思乱想,而进入思考的状态是挺难的。”但是他的个人经验告诉自己,“你不能一直傻想,最好是做点事一边想,就是所谓进入状态。”做一件不费脑子的事情,就能有更多的精力去思考其他事情。“喝茶就是一个特别好的门,简单,这个事好操作惬意没压力。”

董全斌也会把对生活的感触和体会融入到茶器的制作中,茶器终归还是要走进人们的生活中供人使用的。“比如说壶盖的钮,不可以为了形态而做的过扁,扁平的在闷乌龙茶的时候,30秒之后温度已经让手指没法按住壶盖。”



茶器之美——残缺美
出自董全斌之手的茶器不拘泥完美圆润的造型,反倒会有些自然的缺口,正如我们经常谈到的残缺美,在他的意识里,“残缺在现实中只有环境改变下才变成有益的事。”抛开对完美的执念,改变固执的视角才能够让残缺成为美感。



董全斌还提到“合乎规律的美”的概念,规律是无法被打破的,但是能够通过做器物去探索美的规律,也是他在这个过程中一直坚持的事情。虽然无法打破规律,但是董全斌认为一切都是变化的,“美的看法从来就不是固定的,你认为很美的别人未必,现在认为没的将来未必。”时代的变迁,人们对美的体会向来不同。但是实用性是才能够带来美的感受,“实用性是基础,发展出美的感受才不仅仅局限于使用。

景德镇悠闲自在的生活让董全斌感触最深的就是能够简单的泡一杯茶,“倒茶的时候水会自然的流淌出来,钮不烫手,把手舒适,密闭严合的时候感受到的自在。”自在生活,随心生活,才是董全斌最想要的吧。

特别鸣谢:
图片提供/董全斌(@董全斌)
采访、撰稿/Jane
感谢曹有涛老师友情支持

Neeu你有©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任何形式使用。
董全斌 陶艺师 景德镇 茶器 紫砂壶 茶壶 手艺人 隐者 匠人 人物 艺术
  • 0
  • 0
  • 0
  • 0
你该读读这些:一周精选导览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