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3D画第一人:怀揣侠气,仗“刷”画天下

中国3D画第一人:怀揣侠气,仗“刷”画天下

认识齐兴华并喜欢上这个留着小胡子的男人,所需要的时间大概不会超过10分钟。与他聊天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因为他总能为一件既定的事情给出自己的绝妙解读。看他作画是一件更加有趣的事情,他的热情,不消说出来,每一个墨滴蹦到墙上留下的痕迹,已经是一个很饱满的故事了。


01

以“刷”为马

2001年,齐兴华以大一新生的身份走进中央美术学院,得知第一学期是素描课,他第一时间去买了半箱铅笔,素描嘛,可不就得准备很多很多的铅笔。时间匆匆而过,齐兴华大学毕业,拿到毕业证,还有那半箱没怎么动的铅笔。

关于这半箱铅笔,背后的故事是:第一周课程后,素描老师不许大家再用铅笔和炭笔。“素描是造型研究,不是铅笔技法研究,你们痴迷铅笔技法而忽视了对于型的研究。型是什么。型就是:方的就是方的,圆的就是圆的……”,齐兴华到现在都还能记得当时的任课老师说的话,“这句看似废话的话,却让我顿悟了‘型’是什么,素描要干什么。而打破形式,追求本质也成了我的一种研究方式。”

同学们都开始各种材料的研究,齐兴华采用了碳汁、画笔加画布的画法,用毛笔沾了碳汁在画布上作画,画错的地方用湿布擦洗,最后用白色粉笔提亮,这种水墨流淌、带有明显造型追求的画法,成了后来齐兴华独具特色的绘画风格。


02

二赴迪拜

2017年,齐兴华受邀到迪拜,参加“DubaiCanvas-迪拜之布”国际3D艺术大展,这已经是齐兴华第二次受邀到迪拜进行创作。

在迪拜接受外国媒体采访

提起这两次特别的创作经验,齐兴华表示在国内和国外进行创作最大的感悟是自己是有文化身份的,“我所代表的人群是不一样的,你在国内画画,别人就会认为说你是齐兴华,或者说你是画3D画的,就是这样。但是在国外不是这样的。在国外,别人可能他看见你之后他就认为你是中国人,你是中国人来画画,他不认为你是画3D画的,他也不认为你是什么齐兴华,大多数的人都会认为你是来自中国的画画的,所以这种身份的变化就给你带来了一个很大的心理冲击,因为你在国内画画你就只代表你自己,在国外画画代表的课完全不是就这一点就感觉,可能就是会有一种集体的责任感吧。”

与女儿一起在迪拜创作

“并不是说就是拔高自己,并不是说我自己好像能代表什么,它就好像比如说你是游客,你在国内旅游的时候人家只会说你是北方人还是南方人怎么样的,但是你在国外的话比如你去旅游的话别人会说中国人怎么样,如果你在那边做了一点不是很文明的事情,他就说你中国人怎么样。到了国外之后,对于你的详细身份它就弱化了,所以他看你的画呢他就会觉得,‘啊,这是中国人画的,中国人这么画画’,你到国外,你所体现的,代表的身份,就是中国人。”


03

两把刷子的生活

提到国外创作的感悟,齐兴华还表示说,在西式的3D环境里,反而让自己偏好中式元素的情绪更加强烈。

一只鹿的诞生

“早期的时候,我追求的是视觉上的立体,过去十年你看到的那些3D画那就是视觉立体,你一看这个画你可能就会感叹,哇,好立体啊,好逼真啊,很震撼。这是一种视觉感官,我追求的是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的震撼和不可思议的感觉。”

齐兴华坐在高架上作画

“现在,因着对中式元素的喜爱,我已经开始中式3D的创作有一段时间了。追求变得不一样了,我追求的更多的是就是你看到这张画的时候你会感觉到‘哎,这张画我很喜欢’‘ 这张画我感觉特别好’或者是‘哇,这个画我觉得很帅’。所以说现在追求的东西就不是说视觉上的东西,你会有一种心理上的回应或者是情感上的,我是更愿意走入别人的内心。可能你当时看我的画你没有觉得很震撼,但是你很喜欢,然后你一直记得这个画,可能你隔个三天五天或者是一年之后,你看到别人的画,你就又想起齐兴华老师的画了。有的人说,隔了很久,看到一个坏了的墙皮,他说,‘哎,我想起齐老师在那破墙皮画的鳄鱼了’,那这个东西就是说走入你的内心了。中式3D不追求视觉立体,追求的是跟别人内心的互动,走入别人内心的感觉。走心,是一种情感表达,创作的努力方向不太一样,追求方向不一样。”

齐兴华与人合作开办了阶梯美术馆,美术馆里 大部分是齐兴华的3D创作,他也一直在以大概两天一幅的效率进行着高产创作。


04

转角有“齐”迹

不在美术馆里创作的时候,齐兴华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开车绕城,寻找适合创作的墙体。这不是一个总是顺利的旅程,要么没有合适的地方作画,要么地方合适但是因为有规定不让画,齐兴华说后一种情况出现得更多一些。

以齐兴华现在的名气,大把的人请他前去作画,他还有自己的美术馆进行创作,NEEU不明白他这样的“画不够”的行为是因为什么?他回答说,这样的户外墙体上作画会让他感觉更加自由,而且破裂的墙体并不是多美好的景象,能做对环境做一点美化,这是更有意义的事情。

齐兴华的在破墙上画的龙

对那些犹豫着要不要同意齐兴华在墙上作画的人,他特别豁达,表示:“哪怕是我画了再给我涂白了也行啊。”

果然,齐兴华室外的很多作品创作不久就会被破坏、涂白或者是被小广告占满,甚至有的时候还会惹上麻烦,因为有人举报他“乱涂乱画”,他也只好无奈地表示:满街乱贴垃圾小广告的没人管,我画画却遭到举报。

NEEU问他,这样的情况下,费力画出来的作品并不能保留很长的时间,到底图什么呢?他是这么回答的:“我认为吧,所有美好的事物,都是不可能长久保留下来的,正因为不能长久保留下来,我们才能感觉更加珍惜,不能因为花儿会凋谢,我们就不去种这个花儿。”

德国大使馆陈列的《路德维西夫妇像》

“对于长期保留这个问题,我有自己另外的解读:实体的保存在现今的社会来讲可能不是最重要的,照片上传到互联网上 ,互联网上不断地流传,才是保存的最好的方式。其实最核心的东西是我看到这个东西的光,看到这个东西的图像,你实体创造的东西,最后还是要让人看,你不是要让人摸的,我的画它不是要让人摸的,可能雕塑啊什么的,是需要让人摸的,摸着感觉才舒服,但是我这画让人看的,对于画来讲,实体画他有实体画震撼的部分,但是它所要表达的精神其实是可以通过照片来表现的,所以我认为照片就是作品精神延续的,是可以传播到远方的一种方式,就好像是种子播撒到远方一样。”

齐兴华对“长远”概念的解读来自于老子《道德经》里的“死而不亡者寿”,他说古时候的哲学家把一些关于生活生命的课题看得很透彻。他告诉NEEU,经常会看一些古代的经典,比如老子的文学,对于很多事情,在认识上可能就会深一点。

Neeu你有©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任何形式使用。
齐兴华 3D画 迪拜 阶梯美术馆 老子 《道德经》 人物 艺术 病吧
  • 0
  • 0
  • 0
  • 0
你该读读这些:一周精选导览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