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王五龙:用认真的态度做荒唐的事,这就是艺术

当扎着齐腰脏辫的艺术家第三次开着红色三轮车从我面前经过的时候,远处村里的大喇叭响了起来,大概是通知开会什么的。我一个人坐在用水泥和砖块垒成的花台边上,任由花台里的玉米叶子在我的胳膊上厮磨,留下几条暧昧的红痕,有点痒有点疼。艺术家王五龙从道路尽头拐角出现的时候,我一个抬手,稳准狠的拍死了小腿肚上哼哼唧唧的大花蚊子,呼,这下舒服多了。

NEEU专访艺术家王五龙。


01

茶总是很甜

去宋庄喇嘛村拜访艺术家王五龙,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更糟糕的是,在他专注于创作“失联”时候,我迷路了。于是,骑着三轮车来回遛风的脏辫艺术家见证了我的长达半小时的玉米地时光,当然,还有掀起衣角露出肚子的大叔,以及一只无惧骄阳淡定散步的小花狗。

第二只小狗出现在我视线范围里的时候,我正仔细听不远处的大喇叭在通知什么,然后一抬头,就是艺术家王五龙一张笑眯眯的脸,于是,“失联”状态结束,我随着他进了他自己的小院。

他说自己是个泡茶好手,于是拜访的第一件事情成了喝茶。

热水先过一遍杯子,然后把水倒出,放入茶叶,还没有加水,茶的香味已经溢了出来。随后,倒入刚烧开的热水。我接过这杯仪式感十足的茶,轻轻呡了一口,预想中的苦涩没有出来,一反常态地,这茶,很甜。

他的院子里摆放着两个大大的半圆形,与宁静淡雅的小院有点格格不入,他解释说这是一个房子,是还没有展出的装置艺术,“这是一个行为表演,展示怎么去饮茶,我想通过饮茶来告诉别人:你在安静的时候,是有一种力量可以帮助你安抚你的并治愈你心里的一些不愉快的事情的。”

他说自己是饮茶的专家,曾经有外国人慕名而来,赖着不走就为了跟自己心中的tea master讨口茶喝。说起自己总能把茶泡出甜味这件事,他笑着说到:“我喝茶,我自己都奇怪,因为我经常把茶泡得很甜,因为这个,很多人都会找来学喝茶,还有人问该买什么茶,其实什么茶都有好茶,关键是看你怎么去对待茶叶”,说罢,他又给我的茶杯里添了热水,并用毛巾快速擦去溢出来的水滴,并把茶具轻推“归位”。

他说自己之前有一间专门用来喝茶的茶室,茶室里,光是喝茶的工具就有一百多个。


02

景总是安静

喝茶的间隙,谈起摄影经历,他正了下身,一本正经地开始回忆起来,倒像个看透了人生的老者。

王五龙摄影作品

高中毕业后,他没有像大多数同学一样进入大学,而是选择开始工作。之后,他进入一家外企,凭借出色的能力,一路杀到了高管位置。29岁那年,身居高管的王五龙毅然递交了辞职信,原因放到现在来讲也依旧极其个性又任性,那就是——不喜欢。“这对别人来讲是一份很难得的工作,我自己居然不知道,我觉得就是一个工作,而且特别主观,没有意识到说这是一个高薪工作,然后我就把工作辞了,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我不喜欢,不喜欢就可以不去做,我觉得这对我来说可能会影响我一生吧。”

王五龙摄影作品

辞职后的王五龙有先后做了一些工作,然后又因为“不喜欢”而毅然离开,他说自己那个时期是“阶段性失业”。

后来,在朋友的影响下开始做摄影,这个爱好倒是难得地长寿,一直坚持了到了现在。不过王五龙也说,说不好自己哪一天就不喜欢摄影这个工作了,那时候可能就会把摄像机丢进垃圾桶,然后彻底离开这个圈子。你瞧,艺术家里总会有这样的,由着自己的内心去活,有点任性,像个不愿意长大的小孩。

王五龙摄影作品

“有的时候,很少有人来打扰我的情况下,我会有一种窃喜,因为我会很安静,很多时候,如果我跟很多人在一起时间过久,我心里就会觉得浮躁,我就会觉得哎呀,不行,我要找一个地方安静,可能就是这样整就逐渐逐渐形成了自己对作品的一种独特的认识,我觉得宁静有的时候会给你特别大的灵感,这大概也是为什么我的作品有的时候能够体现出来它安静的一面”。

王五龙摄影作品

如果你觉得他的话太艺术家了,那你大可以去找一些他的作品来看,相信他作品的那种安静,能让你一瞬间就进入那个情景里,然后,安静下来。

王五龙摄影作品

关于摄影,王五龙也有自己独特的理解,他从不愿意纯还原实景,因为那在他看来跟景区的宣传手册没什么区别,“我不会因为风景好看就按下快门,因为我觉得景好跟我没关系,因为那景本来就好,很多东西都是这样,很多人喜欢摄影,拿着相机想去西藏。你不去西藏,西藏一样漂亮,它不是你来决定的,但是你能决定的是,你能把一个普通的东西拍的好看了,说明你有一种另外的一种审美,你有一种新的认识,你从那个角度去发现它。”

王五龙摄影作品

说到自己或极其安静或极具故事性的作品,他说:“有的时候你知道你发现老天爷特别眷顾你是因为你努力,就是他给你很多机会,他让你完成作品实际上是因为你通过了很多时间的努力,你的审美、包括你的构图、你的想法,在你按快门的那一瞬间就出来了,所以我觉得有些东西真是,这跟天分有关系,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达到,但是有一点,你喜欢的东西一定要坚持它,你要不坚持你就看不到结果。”


03

画总是别致

“我常在想,我们用特别特别认真的态度去做一件特别荒诞的事情,这就是艺术。”

王五龙绘画作品

王五龙的父亲是一个备受尊敬的老艺术家,专攻画画。优秀的基因在他这里得到了发挥,从不知道怎么调色油到现在以自己的风格进行创作,他说自己画画的时候很较劲,“我们经常会看到一些模仿的作品卖得好,那是因为观者会有一种熟悉感。画画时我会很较劲,我有自己的独立判断,我要画我自己觉得好的,而不是画逼真的场景或者说是大家都熟悉的场景去获取好感和认同。”

王五龙绘画作品

提到自己的画家身份,他笑称有个朋友曾经这么评价画画状态下的他:我觉得你不像一个画家,你更像一个艺术家。

王五龙绘画作品

“现在有一种思潮:就是他们愿意把画家和艺术家分开来,就是艺术家呢是有更多思考的,比如说可以做思想的作品,比如说置换啊,装置啊,有很多可能么有成功的代表性作品,但是他们思考到了。”

王五龙绘画作品

对艺术家来说,作品的重要性可能甚至高于自身,但是王五龙却表示:希望作品能消失掉,“我特别希望作品消失掉,这在很多正常人看来可能很是无法理解,但其实世界上一些优秀的艺术家一直都在做这样的事情,你比如说行为艺术,它就像哑剧似的,表演完就没了。

《蓝天下No2》 by王五龙

王五龙写实风格作品

“我也不想像过去一样那么矫情,比如过去一张画卖五十块,现在卖五万,现在再五百万拍卖。我有的时候觉得自己像个孩子,我自己也知道,我只是觉得很多时候,做人必须纯粹,但是这很难,我说的纯粹是指,你心里边干净,心里干净更适合创作,但你不能倒过来,说你假装心里干净,然后去创作,这是装不出来的。”


04

艺术家式思考法

王五龙现在生活在宋庄,他说理解宋庄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特别容易,就是——北京的大理,“我在北京长大,也在大理住过,现在,我生活在宋庄。”

王五龙行为摄影作品

在北京,像宋庄这样艺术家聚集的艺术区还有很多,谈到这样的一个特殊区域,王五龙是这么理解的:“全世界所有的艺术区,到最后都是一个悲剧路线,纽约的布鲁克林,伦敦的切尔西,法国的巴黎左岸,他们都是艺术家把这些地方炒热了,炒到最热的时候就变成商业进入,商业一进入,房价就涨了,因着过高的房租,艺术家们就只能离开。”

王五龙行为摄影作品

“有很多时候艺术家把自己放在书架子上,束之高阁,不接地气这就很麻烦,因为普通人根本就不知道他跟艺术的关系,他们可以忽略,那个时候艺术很悲哀,艺术没有被真正地认可和接受,所以它等同于没有价值、没有意义。”

“在西方,经常会一场暴雨,新的运动、新的体系、新的思潮就把过去的东西给盖过了。而东方不是这样。东方是往往是打井取水的方式,这就等同于我们原地在转,这就是我们五百年了,我们的花鸟画也没有太大的真正的突破,材料、技法、师承上都一直是自己的传统风格。”

王五龙行为摄影作品

“我个人认为现在应该是一个很好的时机,跟国际上更接轨,去发现,比如行为艺术、比如观念影像、比如装置,或许会有更多的艺术载体,它作为艺术本身来呈现,形成一个多元化的文化方式,而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东西。”

王五龙行为摄影作品

在王五龙的画室角落里,有一个不大的书架,放着一些他自己经常回看的书,其中有一本叫做《逃离》,刚好我有幸拜读过,于是就逃离做了简单交流,“我发现我们现在的人有的时候有很多障碍,就是它跟人有一定距离感,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但是随着年龄的增大以后,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实在憋得自己受不了的时候,我就自己一个人跑出去,去旅行。我特别想去那种就是从来没去过的地方,街上的行人没有一个是熟悉的,没有一个是自己以前见过的。”

王五龙行为摄影作品

最后他说他喜欢散文,喜欢读散文,也喜欢自己写散文,“我喜欢北岛跟顾城,感觉现在没有人能写那么好的诗了”。说罢,他抬头望向窗外,我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因着有风,荷叶在轻轻扭动,绿油油的。小院刚好被阳光分成两半,一边明,一边暗。有点认生的小狗仿佛已经忘记了我的存在,撒着脚丫在院子里狂欢。屋里的餐桌上,花朵倒映在玻璃上,仿佛在跟云朵肆意亲吻。

我放松身体,任由自己陷阱沙发,正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午后啊!

Neeu你有©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任何形式使用。
王五龙 摄影 画画 宋庄 喇嘛村 艺术 人物
  • 0
  • 0
  • 0
  • 0
你该读读这些:一周精选导览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