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女画家李萧禾:我眼中的女性裸体

李萧禾生于1991年,是一个标准又标致的90后。没有见过李萧禾本人的人,总是惯性猜测她是个猥琐发育的中年肥宅,或者是个猥琐变老的的老头。因为她画裸体女孩,画大量的裸体女孩,一般小女生谁画这个啊。李萧禾可不管,她说自己就是喜欢画画,而且画中不穿衣服的裸体娃娃,叫她觉得纯粹。


NEEU专访90后女画家李萧禾,听她谈谈女性画家眼中的女性裸体。

与李萧禾约在了798艺术区的桥舍画廊。

我早到了,于是躲在画廊门口路对面的树荫里,体验了一把“苟延残喘”式呼吸法。这时,一个清瘦的身影出现在画廊门口,随即拐了进去。我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来,打开微信,是李萧禾发来的消息,“我到了”“你到了吗”“我在画廊”不等我回复,已经是啪啪三条未读消息。

这便是李萧禾了,倒是个爽快的人。

早些时候,我偶然看了一篇陈丹青的文章,写的大概是关于文革前后人们对“裸体”这个概念的态度,是一篇极棒的文章。但是,我比较感兴趣的,还是那个时代男性对女性裸体的一个态度,而我更感兴趣的,是女性对女性裸体的态度。于是当第一次看到李萧禾的作品并得知她是个90后女孩子的时候,我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开始找关系,并顺利要到了她的联系方式。

接到消息后,我结束了我的高温呼吸,快步飞奔进了画廊。夏天的室内,空调是最高级的配置。

李萧禾已经在里面了,大概是在等我。只是我打完招呼之后,她留下一句你稍等我一会儿,就跟着一个中年模样的男人匆匆离开了。没办法,我只能装作很懂的样子摇头晃脑地欣赏着墙上展出的作品,不是李萧禾的。

好在时间也并没有过去很久,她从我对面的一个门里迎面走出来,这算是我第一次正面打量她,个子不高,瘦瘦的,是个普普通通的小女生,凭良心讲,她外形上的艺术家指数有点低。然后她告诉我,可能还要稍等一会儿,因为她得在自己的作品上签名。

距离她说稍等一会儿过去一个小时后,我和她并肩走出桥舍画廊。我举着这样伞,她费劲地提着两幅裱在画框上的作品,因为还没有找到与高温共处的方法,于是我俩像两条被丢进了沙漠里的鱼,又一次苟延残喘地呼吸起来。这期间,我俩的胳膊数次碰到,黏糊糊的。绕过两个街角,躲开一组拍摄,穿过一大群观光的游客,我们终于找到了一家“可以安静聊天的咖啡馆”。

刚以四仰八叉的造型坐下来,对面的李萧禾坐直了身板,一脸严肃地看着我。只是一瞬间,我已经坐直了身板,并回她一个丝毫不会太逊色的严肃眼神。

“今天让我请客好吗?让你等太久了,我有点过意不去”,她脸上少了严肃,却是无比地真诚。

在确定了她没有什么重大事件要宣布之后,我终于放松下来,却是再也不愿意回复到之前的四仰八叉的状态了。

在桥舍画廊等李萧禾的时候,从她与工作人员的对话中大概知道她正在减肥,而且似乎效果不错,据说是比之前瘦了很多。

谈及她的画作,以及她清一水儿的躶体风格,李萧禾自己说,她觉得躶体入画会更好看,“我觉得衣服就被有必要存在。”

“你画中的女孩大多很丰腴,这似乎与现在以瘦为美的审美标准背道而驰?”

“对,躶体的话还是丰腴一点入画会比较好看。”

“我知道你现在在减肥,所以你的态度还是比较矛盾的?”

“对,毕竟生活在这个环境下嘛。”

李萧禾画中的人物,大多不着寸缕,他们在户外的各种场景中嬉戏、打闹,那是一种很自由很舒服的状态,似乎你并不需要担心躶体在户外打闹这件事情有什么不妥。这倒让我想起陶渊明《桃花源记》中的世外桃源来,那是一个主流世道分离开来的世界,没有一堆的条条框框,大家活得自由又舒服。

谈及女性躶体,谈及画画,作品比较集中出现的一个时期是西方的文艺复兴时期,模特大多是画家本人的情妇,亦或是画家交好的妓女。

李萧禾画中的人物,很显然不是现代社会中的某一个或者是某一群人物形象。问起画中这些活生生的生活场景的灵感来源,李萧禾淡定表示,场景几乎都是自己想的,“有个别几幅来自生活场景,其它的大部分都死我自己想象出来的。当然我自己平时会看一些书,看大量的图片,以此拼凑出我想要的场景。”

话虽这么说,不过我们都知道艺术来源于生活,李萧禾当然也不会例外。她讲了一个故事,关于她为了搞清楚生宝宝的场景,于是假扮实习护士混进医院进行分娩写生,“我倒不算是一个好奇心特别严重的人,这样的奇葩事儿我也不会说每天都做,不过当时是真的蛮好奇生宝宝的场景的。”

我想象了一下孕妇生宝宝的场景里一个女孩儿拿着写生本奋笔疾书的样子,老实说,是有一点励志的。艺术家总是这样的吧,他们会对生活中一些很小的事情猛然间就生出极大的兴趣,然后用尽一切手段去搞明白整件事情的逻辑和结果。

说起对画画这件事情的喜爱,李萧禾说大概是两三岁的时候开始的。那是一个三观都还没有萌芽的时候,小萧禾的爷爷住院,她就拿个本子坐在爷爷的床边上,画大大的病床,画因为生病有些憔悴的爷爷,画长长的输液线,画护士帽子上红色的十字架。

现在,李萧禾每次回家的时候,她爸妈总会后悔没有把她小时候的作品收藏起来。毕竟,在大人的世界里,一个两三岁孩子的一通涂涂画画,可能甚至没有夏天的一圈蚊香来的有存在感。

见到李萧禾之前,我曾经担心她舆论中“色情”的画作会不会有销量上的问题,但是桥舍画廊里她给作品认真写一个“禾”字作为签名时,画作里,大概百分之四十的作品都已经贴上了售出的红点标志。

李萧禾现在是桥舍画廊的独家签约艺术家,由画廊全权打理她的作品。她坦言自己算是一个比较幸运的人,因为一毕业就被画廊签约,有幸参与了很多次群展,在界内也算是砸出了几个不大不小的声音。

近期李萧禾的作品里,开始出现了一些以往画作里没有过的打斗的场景,关于这个变化,李萧禾解释说,是希望自己的作品有一些元素上的丰富和转变,“要想在这个环境里面一直发展,你需要不断地进步,每年都有很多的优秀的年轻艺术家出来,更重要的是你得跟自己比较,不进则退。虽然我很喜欢现在的这样一个状态,但是不进步是不行的。”

说起艺术家的圈子,李萧禾用了“相对公平”的字眼,“这是一个靠作品说话的圈子,不说全部,但至少百分之九十的还是看你的作品,看藏家对作品的认可度。什么人脉关系这样的懂不能说没用,但是最终还是要看作品,看实力。所以我觉得其实这个圈子可以算是一个相对比较公平的圈子。”

最后的最后,我问李萧禾,画躶体是不是为了表达自己反抗什么或者是对什么社会现象的讽刺,这个90后的年轻艺术家温和一笑,说并不是,画躶体单纯就是因为入画比较好看,比较符合自己的创作风格就一直沿用了。

这倒是让我想起来以前看到的一个笑话,说一个中学生写了一篇文章,之后再某个杂志上发表了。期末考试的时候,语文阅读理解的文章就是他的那篇,其中有一个问题是问作者写这篇文章是要表达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中学生认真回想了自己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的心情,之后认真得写下了答案。结果试卷发下来,那道题目老师给了零分,中学生满脸无奈,欲哭无泪,“我当时真的就是这么想的啊。”

李萧禾现在的画作越来越红了,藏家越来多,甚至还有人在画廊展览的时候偷偷用包顺走她小尺幅的作品,行为虽然龌龊了一点,但是李萧禾乐观表示还是感谢那个人对自己作品的肯定和欣赏。我能想象有一天,她在大型的个展现场接受媒体的采访,在对“画躶体”的出发点进行解释时,估计也得是一脸无奈,急了可能还会跟高中生一样抱怨一句,“我真是就是为了画面好看啊,没有什么反社会的目的。”

想着这个画面,在看着坐在对面叼着吸管喝果汁的李萧禾,不知怎么的,我顿时生出了逗逗她的心思,“我们俩划拳吧,剪刀石头布谁输了谁去结账,好不好?”她有一秒的疑惑,之后却欣然点头同意了我的建议,于是,在布置的很高级的餐厅里划拳成了我和萧禾这次聊天最最有趣的一个场景,到现在想起来,我也还觉得有趣,怎么会有这么一个一点不像艺术家的可人儿呢。

问李萧禾会不会担心自己作品“色情”的不好评论,她表情相当平静,“淫者见淫吧”,她回答道。


特别鸣谢:

图片提供/李萧禾

编辑、采访/小菲侠

文中所有作品版权归李萧禾本人所有,严禁转载使用。

Neeu你有©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任何形式使用。
李萧禾 躶体女孩 90后艺术家 桥舍画廊 丰腴 世外桃源 人物 艺术
  • 0
  • 0
  • 0
  • 0
你该读读这些:一周精选导览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