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万朵云:我的童年巨幸福


当车子停在一片玉米地旁边的时候,我站在烈阳下有点晕,我给万朵云打了个电话,一分钟不到,她就从一扇大铁门中走了出来,站在小路对面手舞足蹈的冲我招手,“我给你提前打开空调了。”穿过一个又一个艺术家的工作室,我跟着她来到了她的住所,她随手从冰箱里拿出一罐椰汁递给我。

她住的地方很有意思,很北欧式的装修,有一个大大的浴缸,她给我推过来一个木板长凳,我一屁股坐下去的时候它就滑走了,“我给你固定一下滑轮。”当我稳稳当当的坐在凳子上之后,我们俩开始了闲聊,这其实是我预想的采访开场的形式。

“我看你的采访大纲里问我为什么喜欢做二维的东西,其实你看到的是很平面的东西,但是当它们放在一起的时候其实是有层次感的,所以也不是单纯的平面,它的空间感在于这些层次。”此刻我还没有打开录音笔,“啊,还没开始吧?那我们现在开始吧。”她说。

“我的名字是真名”
“是我爷爷给我起的,比较好记又少见。”太多人以为万朵云这个名字是艺名,其实这是因为万朵云有一个浪漫主义的作家爷爷,不过这个名字也的确适合她,“我整个人都是很飞的,和名字一样飘,哈哈哈。”她整个人歪倒在床上,人如其名,这个名字的确也给她带来很多便利。“大家看完展览不管你做的好不好,反正名字记住了。”她摊手的样子,无奈中带着点小傲娇,仿佛在说:反正就是要你记住我啊。

聊起童年是因为万朵云很多作品看起来充满了童趣,我问她童年是什么样子的,她说:“我童年巨幸福,人生到现在还没有遭遇过巨大的挫折。”不过,她也说自己心态不错,生活中很多事情换个角度去看其实也没什么。“人啊,活的开心就好了呗。”她的这句话突然让我想到TVB里面的某些经典台词。

“我特别喜欢马蒂斯,他经历了那么多,在他老年之后,他(的状态)又回到小孩的样子。”万朵云更相信“出淤泥而不染”,“我觉得人不该是一直都是小孩的样子,一定是走过了漫漫长路又回到童年的状态。”经历了世间的一切单纯或不单纯的事情之后还能保持一颗善良的心,这才是她一直最求的事情。

“我是想做成糖衣炮弹的感觉”
“其实你看他五颜六色,但是内容上不是所谓的积极和阳光,或者歌颂世间美好,不是这样。”万朵云的大多数作品颜色都很鲜艳,而且特别有童趣,不过她自己却并不这么觉得,“糖衣和这个世界很像,和人很像,它们都不愿意暴露不好的一面,但是世界总是美和不美并存,这才构成了全部,美丑、善恶,它们很平等的存在于世。”

万朵云还有一个作品是个会转的太阳,太阳周围是一个手接着一个脚,“我只是想要描述一个人在不停追逐的状态,很机械的一个模式前进的状态,我对这个状态倒也不是批判,更像是一种表述吧。”现在的人的确想要的都太多了,什么都想要,一直在往前走却从来没想过停下来去思考,但是这组作品又很讽刺,虽然一直不停歇,但是手永远追不上脚,它们之间总是保持着同样的距离。

“大家都太怀着目的去做一个事情了,我对这个不喜欢。”怀着目的去做事情对万朵云来说,很难,“我会觉得我不单纯,我没有办法在那个目的下和别人交往。”

万朵云很多作品里都有蛇这个元素,蛇在圣经故事里是引导夏娃和亚当偷食禁果的动物,它是世间的起源,“蛇对于我来说象征着欲望,欲望没有好坏之分,它就是欲望,他是个中性词,人不能没有欲望,人要是没有欲望的话大家都去修佛好了,这个社会都不运作了。”在万朵云看来,人类生存的原因是因为有欲望,因为欲望促使这个世界不停的运转。然后她又补充一句:“我不是喜欢真蛇啊,我喜欢他象征意味的。”

艺术于她而言如空气,很隐形
“问个很俗的问题,艺术对你而言是什么?”万朵云笑了:“这个问题不俗,就是问的人比较多。”她思考了良久,神情突然很严肃,“你要说它多么重要,其实也没多么重要,有很多事情都比它重要,比它好玩,我也都想去试,但是它可能就已经变成了你的某种习惯吧,可能是你脱不开的东西。”就好像你每天都会呼吸到的空气,你不会莫名觉得它很重要。

“艺术更容易燃起你的力量和激情,其他很多事情可能就是三分钟热度,但是对艺术就变得很平常,是持续性的。”艺术总能让人处在一种吸收的状态里,每天思考一些事情获得一些新的灵感,这是艺术最吸引万朵云的地方。其实作为艺术家并不会让她的生活有太多物质上的保障,但是她并不是一个物欲特别强烈的人,只是在艺术的领域上,她还是希望能够得到更多的认可。

“艺术限制条件更少,所有发展更宽,它带来的另一个领域的可能性很多。”万朵云做艺术家还有一个小小的私心,因为她不愿意过朝九晚五的生活。“大家对艺术家态度很宽容,艺术家脾气差点,大家觉得是个性,你打扮的怪异一点,他们会说,哎呀,艺术家嘛,当然不一样,哈哈哈。”她又摆出一副拽拽的表情,让我觉得她很酷。她说的没错,艺术家这个职业很自由,无论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也不至于被人品头论足。

谈话之间,我总觉得万朵云嬉闹的时候像个孩子,认真起来的时候又成熟的让人心生敬佩,对于生活的选择她看得很透彻,“人都是相对自由的,人不可能获得绝对的自由,所以人一直在追求自由,你尽可能的有所选择的自由,我就觉得饿不死就行了,也没有太大的抱负。”

“我至始至终都是对人最感兴趣,最好玩的就是人了”
虽然万朵云的作品里充斥着很多蛇的元素,以及一些看上去非常卡通的东西,但是真正让我觉得她有着和她实际年龄不相符的成熟是因为她更习惯于用作品探讨人性发现人性。

万朵云和朋友做过一场“骗人”的活动——给人算命。“就是好玩,吸引我的点在于信则有不信则无。”无论是西方的星座塔罗牌还是东方的五行八卦,万朵云都是保持着敬畏的态度。“人看这种东西会不自觉地给自己下套,他会不自觉的相信说的准的,忽略不准的,人很好玩。”很多事情在于你保持一个相信的态度,那么这里描述的事情你就愿意相信。

她首次尝试的行为艺术项目——《Man and Woman》也是在探索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她描述这个项目更像是一个分成三个章节的剧,从男性和女性刚刚相识交往的行为到最后更加深入的相处产生的矛盾以及情绪。在这个过程中,万朵云发现的最有趣的事情在于,“女性的柔软感性要高于男性,男性更关注完成感,女性追求的却不是这个东西,过程中情绪上很明显看到男女之间的不同。”

关于这个项目,万朵云原本是做一个人与人之间关系的表述,但是她并不愿意去讲过多自己创作的理念,“因为我说的都是我说的,你看的不一定是我说的那些,所以我不太将讲我的作品在描述什么东西,我都会说一些很飘的话做简介。”她就是喜欢这样“不正经”的去说一些真理,艺术本身就是根据观众不同程度的艺术造诣理解出各自属于自己的东西,万朵云认为观众是不是能看懂作品的含义并没有那么重要,“我的表述是我的表述,你看到的只是觉得一乐,挺有趣的,我觉得也挺好,我不太想限制掉别人的思考。”

采访接近尾声的时候,偶然的话题让我得知了她近期的一个喜讯,“我马上就要结婚了。”这让我很意外,甚至吃惊到迟钝了几秒,原本我以为这种看似非常常规的生活并不会过早地发生在万朵云的身上,“我不觉得结婚生子是一个很平淡的事情啊,结婚诶,多么大的一个事情啊。”仔细想想,也没错,人生即将迎来另一种身份,或许对万朵云来说,人生的新篇章会更加有趣吧。

特别鸣谢:
图片/万朵云
采访、撰稿/Jane
感谢田晓磊老师友情支持
Neeu你有©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任何形式使用。
万朵云 装置艺术家 童年 亚当 夏娃 欲望 艺术 人物
  • 0
  • 0
  • 0
  • 0
你该读读这些:一周精选导览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