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副馆长尤洋:欣赏时尚和欣赏艺术是一样的

Neeu你有
Neeu你有
2017.08.30

我们总以为时尚圈灯红酒绿,艺术圈高山流水,在尤洋的认知里,其实时尚和艺术并没有什么差别,同样作为高级的先锋文化,欣赏时尚和欣赏艺术其实是一个道理。

采访UCCA副馆长尤洋的时候,他刚刚结束了一个会议,他并不是艺术专业出身,所以他和我见过的大多数艺术家也略有不同。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 入口 (UCCA Entrance)


“在任何时期有不商业的艺术么?”

商科出身的尤洋从不避讳谈论自己的“商业性”艺术,他说:没有艺术是不商业的。“艺术品是一个物化后的艺术形态,不仅仅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购买者的需求决定了艺术的形态,在今天这个后工业时代,我们接触到了万物,我们看到的图像景观其实都是商业性的,如果今天有人告诉我他拒绝商业,那我都只能回答他,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你拒绝商业就是拒绝一个商业的社会,拒绝一个真实的世界。”

如今的当代艺术研究已经不仅仅是停留在美学方面了,当代艺术家们在做作品的时候也不仅仅是研究如何把这个作品做的更具美感,而是关注社会和人类,“在90年代已经从全世界的学术系统提出了,艺术的终结。这个终结并不是说艺术消失了,而是艺术按照美学是叙事这种发展线索已经终结了,已经终结了二十多年快三十年了。”我们今天所谈论的当代艺术,更为重要的是在这个艺术体系中,流行文化和商业文化是这个时代所需要的,“以我的角度来说,今天的艺术与社会供需关系之间的线索恰恰是我很感兴趣的。”


尤伦斯策划过很多商业合作的案例,比如和江南布衣在三里屯的店里和官舍商场概念店里策划过一些项目,和地产项目、汽车品牌均有过合作。尤洋戏称自己是“圈内著名的随和”,他不像我们所想的绝大多数从事艺术行业的人,他自己也说:他不拒绝一些可能自己并不是很感兴趣但是又具有商业性的项目。“我就是一个职业策展人和艺术经纪人。”


采访尤洋的时候,正是《战狼2》热播的时候,我们很多人执迷于美国好莱坞的商业电影,也有少数人执着于小众电影,UCCA也做一些小众电影的播放,我问到他,如何看待《战狼2》的火热,他觉得类似于《战狼2》这样的商业电影的爆火自然有他爆火的理由,“符合公众审美和精神需求的艺术电影才会有商业性,这是由整个社会的发展需求来决定的,不是我们谁说了算的问题。比如好莱坞电影,拥有很多喜爱视觉效果的受众,制片方在策划项目时逻辑非常清晰,我们自己要有一个眼光,分清楚他们的逻辑系统再去评论他。”

可能很多小众癌会认为商业电影不具备艺术性和观赏性,只是为了圈钱,但是原本好莱坞的视觉大片就只是为了满足热衷于视觉效果的观众们,它甚至不需要太过于复杂有逻辑的情节,因为商业电影的定位在此,如果清楚其中的逻辑和受众群体的话,我们就能够发现,无论是小众文艺电影是大众商业片,导演在创作的时候就已经考虑清楚供需关系了。


美术馆商店,让艺术品变得更为亲近。

“商店的空间是延续美术馆展厅的空间的一个延伸”,尤洋认为:美术馆的使命是建立艺术和公共艺术,观众在美术馆的展厅里看到的艺术品和设计品,和他们在艺术品商店里看到这些商品的高度是不一样的,“在商店里他接触到的艺术品是一个更为近亲的姿态,在延续着美术馆的一个文化使命,他即使不买东西,他也能感受到审美,拉近他和艺术之间的距离。”这是他认为美术馆商店的一个作用。

UCCA主要的活动范围还都停留在北京地区,但是在其他地区,尤洋也在发现更多可能性,“选择这些地点也是觉得这些地方的发展对于当代艺术当代审美有需求的,因为做商店这样的实体形态商业形态,他是取决于区域市场的供需关系,很多地方的人邀请我去开店,但是供需关系没达到我们也不会去开。”UCCA和商店同时在2007年成立,最初的尤伦斯艺术商店和其他美术馆的商店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经过了十年的经营,尤洋认为,尤伦斯艺术商店可以做更多事情。

中国原创设计产业在过去的十年里发展的非常快,很多年轻的设计师需要一个有效的市场,尤洋希望,他能够和年轻的设计师一起去成长,一起摸索如何向大众展示作品。

在尤伦斯艺术商店里,他们留出一个区域去做一些小型的文化项目,比如和陈冠希合作的摄影展,后海大鲨鱼乐队的付菡的摄影展,接下来他们还会做一个写生的绘画展,“在小型空间呈现的艺术项目,,线索更加微观,同时商店的这些艺术作品其实都是可以售卖的,考虑到用它测试北京这个城市的中产阶层对艺术的审美到一个什么程度。”

从2016年下半年尤洋接手零售部的业务之后也会围绕着展览做一些原创的衍生品,同事去拓展电子商务模式,谈起电商,他觉得这不仅仅是艺术学术的事情,更多的是需要商业的经验和储备。“那我也希望把这个向全中国各个模式去开放,把美术馆商业这个业务系统做的更大。”

我们或许分得清什么是艺术品什么是商品,但是我们可能不太清楚的是艺术品、设计品和商品之间的概念。在尤伦斯艺术商店里,有结合曾梵志艺术作品开发的艺术盘子设计品,也有曾梵志亲笔签名的海报,我们如何判定他们的价值?“这也是我们实践的一个方式,以前大家会把什么是艺术品什么是设计品分的很清楚,实际上这两者的模糊地带会更有趣,你说他是艺术品?商品?其实也很难区分清楚。”尤洋给了我们一个更加开放性的答案。


不懂时尚的人是不懂当代艺术的

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当代艺术原本就是时代里先锋的文化,而时尚恰恰也是每个时代里走在塔尖的东西。“欣赏时尚和欣赏艺术是一样的,需要有自己的一个审美的储备,但是在我看来大部分的人是不具备的。”

如今的时尚产业在发展过程中,大多数时候是不需要你具备审美能力的,因为它只需要你有买单的能力就可以了,“一旦有了审美之后,购买力会降低。”但是尤洋觉得:“这是时尚产业的问题,并不是时尚的问题。”

再谈回艺术和时尚的关系,我们会发现,UCCA所在的798不但是一个艺术圣地,也是一个时尚圣地,很多时尚相关的活动会在这里举办,在798艺术区里也能够看到很多穿着时尚的年轻人,甚至很多人去艺术馆看展也成为了一种时尚生活方式。对于这些来美术馆看展的人的动机,尤洋的分析很有趣。

“大家走进美术馆都是希望学习艺术,也有一些在美术馆做活动的情况,和艺术无关只是一个讲座,当成一个文化产品来消费。也有的人走到UCCA门口拍个照片,简单看下就走了。我们认为他们同样是美术馆的受众群,798这个免费外景婚纱的拍摄地点,很多人拍完婚纱来这里转一转;政府官员来这里考察;这里的空间还在进行工业生产,工人也会进来看;还有一些淘宝店店主,在798拍一些他的产品,这些动机都非常复杂。”来UCCA的动机有的是为了看艺术展,有的是为了逛逛尤伦斯艺术商店,有的还可能只是为了彰显格调。

采访完尤洋,已是傍晚时分,这个语速奇快的男子在采访前刚刚结束了一场会议,采访结束之后他还有赶回去开另一场会。我想,对于艺术和商业相结合这回事,我是听明白了。


特别鸣谢:

图片提供/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Courtesy Ullens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UCCA)

采访、撰稿/Jane

Neeu你有©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任何形式使用。
尤洋 UCCA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时尚 艺术 先锋文化 美术馆 艺术品商店 衍生品 设计 设计品 产品
  • 0
  • 0
  • 0
  • 0
你该读读这些:一周精选导览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