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小猪短租副总裁潘采夫:“旅行会让我客观的看待生活的这片土地”

10月27日,NEEU有幸受邀参加光合旅程产品上线发布会——#新旅行 新生活#,在发布会上小猪短租副总裁——潘采夫作为活动邀请嘉宾进行了有关旅行的分享,NEEU也在发布会结束后与潘采夫老师进行了有关旅行的意义的探讨。


“标准化和非标准化”


小猪短租的走红,源于“非标准化”带给人们的刺激,区别于酒店的严格标准,民宿的乐趣在于房东给你提供千奇百怪的服务,无论高冷还是有趣,作为房客都无法提出任何“抗议”。“酒店里面的主人就是服务员,他给你提供标准化的服务。”不同星级的酒店搭配不同的配置,在任何一个酒店集团里都有着标准化的要求,服务员永远都是笑脸相迎。

“我觉得酒店是工业化社会的成果,酒店在工业化到来的时候是一个特别先进的东西。”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缓慢的生活节奏和自由化的生活方式,让民宿成为了旅行者们的优先选择,酒店能够让旅行者们体验到稳定的服务,而民宿的体验却能够让旅行者的每一次出行都有新的收获。

潘采夫加入小猪短租,源于他海外旅居生活,那两年潘采夫游历遍了欧洲城市,他在旅行过程中入住了很多民宿,也认识了很多民宿的房东并发展成了朋友。“民宿在2012年还是一个特别新锐的方式,都是那些作家、歌手、DJ……反正就是生活方式比较先锋的人,而且悠闲有时间的人。”

潘采夫在苏格兰爱丁堡旅居几年,远处为王子大街上的司格特塔

回到爱丁堡之后,潘采夫就把在爱丁堡的房间次卧租了出去,自己当上了房东。


做房东是一个很有趣的体验


开始了自己在爱丁堡的房东生活,爱丁堡是个艺术之都,每年的爱丁堡艺术节几乎吸引了全球的艺术家来此演出分享,潘采夫的女儿非常热爱音乐,她和入住的房客们一起唱歌弹琴,他回忆起来这段精彩的过往还有些意犹未尽。

潘采夫在爱丁堡艺术节的时候曾经接待过一个房客,著名的美国歌唱家——Rose Mary入住了他家次卧的一个上下铺。“我们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是个很有名的艺术家了,按理说她应该住大酒店。但是她一个50多岁的人背着一个包住在一个上下铺就特别开心,而且她一听我女儿在弹琴很兴奋,就教她弹琴、唱歌、发声。”

爱丁堡艺术节需要艺术家们自己做海报宣传,Rose就用潘采夫为她拍摄的一张照片做了自己的宣传照,“她还和别人介绍这是我的房东什么的,后来又去了伦敦演出,一年之后还写邮件邀请我们全家去伦敦去看她的演出,还和她一起吃饭,这就成了一个非常好的朋友,这个我觉得还挺美好的事情。”

潘采夫和女儿在大作家巴尔扎克的巴黎的故居门口膜拜

另一对有趣的房客,让潘采夫回想起来爆笑不已。那是一对年轻的德国情侣,男孩子喝酒喝到半夜晕晕乎乎的回来之后,竟然找不到回去的卧室了,于是敲开了潘采夫卧室的门还大喊自己的女朋友的名字。潘采夫还“捉弄”了他一下:“我就应答了一下,第二天起来一看,发现已经人去楼空了。”

停止了爆笑,潘采夫继续说:“他们把被子叠好写了一封特别沉痛的道歉信:我们为我们的粗鲁无礼感到非常抱歉,请你们原谅,我们无颜见你们,我们先跑了。”他又补充一句:“其实德国人非常有礼貌的,他们就是迷路了。”


痛并快乐着的房东体验


在国内也做过房东的潘采夫其实最有资格和我们分享做房东的“痛苦”。

回到国内之后,潘采夫不但加入了小猪短租,还把自己西单的房子中的一件书房上线到小猪短租平台上继续做起了房东。“其实我们那个卫生间有点小,他们有些是(我的)读者慕名来住的其实并不舒服,他们还是给了好评,我觉得就是一个人情味吧。”对于自己出租的房间不能够给房客们提供一个完美的入住体验,让潘采夫也觉得非常不好意思。

在国内做房东和在国外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体验,“从房客的角度,国外的房客一般是不太care物质条件的,他们进入一个卧室即使是非常简单的上下铺,第一句话永远是:Perfect! Great! Beautiful!”潘采夫的语气和表情能够让我们想象到房客们对房间的满意,他收起了自己夸张的语气和表情又自己给自己补刀一句:“我就觉得这哪儿就beautiful了啊。”

但是出于礼貌,国外的房客都会对房东以及房间表示赞美,也会在离开之前收拾好床铺和卫生。“他们觉得这就是简洁明了表达出我的善意,他们也有非常文明的生活方式。”潘采夫在国内接待的房客很多都是他的书迷,慕名而来的读者们素质也都相对较高。“但是我住在其他房东家的时候,房东说很多房客进入房间后都是用非常挑剔的眼光来看房间。”

古罗马的大斗兽场怀古

“哎哟,这怎么和图片不一样啊,这个角有点脏啊之类的。”潘采夫提高了嗓音和我们模仿那些房客略显尖酸刻薄的语气,“而且他会乱动,有的房东家里面非常用心的装修,比如他们安装了一个假门装饰,房客就好奇想看看,然后哐当给你拽下来了。”

“中国的房客会把它当成一个酒店,而不是一个分享经济的文化,他会用一种挑剔的方式,像对待服务员一样对待房东,其实很多房东的素质是很高的,面对这样的房客他会很失落的,因为他们往往是奔着一个好的交往方式去的,很多时候是他们从国外回来,想用那些方式去招待他们的房客,他觉得被纯粹的商业化了,会很伤心。”中西文化的不同也让我们意识到了民宿在国内发展的难点,但是对潘采夫来说,小猪短租之所以能够平稳快速的发展,依赖于他的实名制认证以及复杂的前台后台程序,只有保障了前后台的稳定和房客入住的安全,才能够让小猪短租平台更长远的发展下去。



“旅行会让你变得比较客观的看待故土。”


旅行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我想无论是资深行者还是懵懂小孩都能够给出一些有趣或有意义的答案。

“我特别惭愧的是去英国之前我都不知道旅行是什么东西,我在新京报当了近十年的编辑,就没出过差也没正经的旅行过,就在北京近郊转转,没有意识真正有目的性的去过一个地方。”潘采夫觉得这和自己从小生活学习的环境有关,因为在那之前的他觉得旅行并不是生活中的一个必需品。

在爱丁堡的草坪上休闲娱乐的人们

去了爱丁堡之后,潘采夫发现,这个城市一到假期,仿佛“人去楼空”的感觉。“所有人都在旅行,英国的朋友他们去西班牙去中国,大学生也都背着包跑了……”当潘采夫发现全世界的人都在旅行的时候,终于意识到自己也要出去走走了。

“欧洲所有的博物馆我都去看了,古迹也全去看了,看教堂都看吐了,欧洲全是教堂,还看了大英博物馆卢浮宫……”看过这些地方之后,他突然意识到中国并不是生活的全部,中国的文明和历史只是世界文明中的一块,甚至只是东方文明中的一角

“你脑海中长时间被灌输大一统的观念就会迅速的被还原到一个文明之间是有交流的,又是独立的。”能够更加宏观的认识世界认识中国,对潘采夫来说就是旅行的意义。“因为我原来的思想觉得中国的文化是比较糟粕的,到了欧洲之后再瞭望东方文明的时候,你就会把它还原成一个普通的文明。”

以平常的心态去看待自己生活的故土的时候,似乎就不再对它太过挑剔,甚至对潘采夫来说,转变了心态之后,他甚至对中国的文明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你会从文化上找到脉络,是个寻根的过程。”之后的潘采夫就发现:“旅行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是你的精神领域里面至关重要的一件事,它会让你这个人变得视野广阔胸襟开阔,它会让你变得比较客观看待生活的这片土地,这是我的一点感悟。”


“旅行让你发现生活中的乐趣”


爱丁堡的生活对潘采夫的改变很大,旅行也让潘采夫重新认识了自己生活成长的故土。而旅行的乐趣却不仅如此,“我给杂志写过一个专栏,里面说,我原来在北京的生活是一个宽粉,像一根火锅里的宽粉,有膨胀、有油腻、有翻滚、有身不由己。到了爱丁堡之后知道,生活是可以闲散的、游手好闲的。”


潘采夫在苏格兰爱丁堡大草坪上,与当地球迷以球会友

“游手好闲”的潘采夫在爱丁堡的生活让他不但身体越来越好,还让他改变了对生命的看法。“做事情的方式、对生命的看法、对周边的看法、对成功的概念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你就会觉得生命中不仅仅是有奋斗和工作,有很多物质和精神、有文化的也有艺术的,旅行一下就把你的生活方式和理念给搞清楚了。”

旅行中体验民宿对潘采夫来说也是一个乐趣的体验。在神农架,潘采夫有两个房东朋友,“古清生是我一个朋友,十年前去了神农架种茶。”潘采夫在他的房子里住了三四次,山里的星星、山后的野猪和门前的狗熊都让他记忆深刻。而最让他印象深刻的其实是浦清升做的一道土豆鱼片汤——“高山与海洋的对话”,“他可是个作家,写了十几本美食书。”尽管是在一个简陋的小院子里吃着简单的土豆鱼片汤,潘采夫依旧觉得这就是生活中的乐趣。

还有一个叫维维的女房东,她在村子的角落里买了一栋小房子,身着唐装与人吟诗作赋。“她会自己做饭给你吃,给你品尝她自己酿的酒种的菜,在她们自己的山头上摘蘑菇。你得和她聊点古诗古词她才愿意和你聊聊天。”

旅行可以改变一个人对生活的态度,也可以让一个人改变对自己生长的故土的看法,会让你觉得原本是你生活全部的那个人或者那件事似乎也变得不再那么重要。旅行可以是一件小事,也是生命中最重要的小事。

Neeu你有©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任何形式使用。
潘采夫 小猪短租 旅行 旅行季 旅行达人
  • 0
  • 0
  • 0
  • 0
你该读读这些:一周精选导览
更多内容...